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楔子

26

高速上,不知不覺來到了城市周邊曠野的公路上,也許是抱著發泄的心理,他踩足油門在無人的荒涼公路上疾馳,轉彎時刺耳的輪胎抓地聲在暗夜中嘶吼著,似乎在宣泄他的憤怒與悲傷,不知何時下起的了淅淅瀝瀝的小雨,一個過彎後,一隻奄奄一息的貓突然出現在馬路中央,他迅速右手打彎踩下刹車,驚險避過那隻不知死活的貓咪的所在卻重重的撞向一旁的護欄。不知是年久失修還是太荒涼的緣故,護欄應聲斷裂,他連人帶車直接墜下山崖……掉下...-

這是哪裡?

在一片刺眼的白光下,肖寧顫抖著睜開了眼,入眼的卻是一片白晃晃的天花板,也許是太久冇睜眼的緣故,眼睛乾澀不已。

微微動了一下身,一陣排山倒海的疼痛頓時傳遍臟腑骨骸,讓他忍不住齜牙咧嘴痛呼了幾聲,淚花瞬間溢位眼眶。

倒不是因為痛楚,而是劫後餘生的喜悅,還活著真好,幾乎死過一次了,還有什麼比活著更重要嗎?

命真硬,也許他們都想不到他連車禍墜崖都能大難不死吧。

想到那兩個人,他不禁閉上了眼,如樹葉被風吹蕩而敕敕般顫動的睫毛卻暴露了他此刻激動的心境。

一邊是親如手足的竹馬情,另一邊是平淡的婚姻,一切都在向著他預計的方向發展,卻在某個他所不知的節點發生了誤差……

那兩個人不知何時已然交織在了一起,嗬嗬,而他竟然是最後發現的那個人。

“肖寧你放過我們吧,我們是真心相愛的,我什麼都不要,隻要和子熙在一起!”

一次意外出差提前回家,卻看到了讓他畢生難忘的限製級畫麵,而兩個偷歡的主人公正衣衫不整的相擁著,祈求的看著他,彷彿他纔是那個棒打鴛鴦的大惡人。

“成全你們?蘇沫,你是我老婆,現在卻和我最好的兄弟在一起讓我成全?徐子熙,我和你三十多年的兄弟情,你就是這樣照顧我老婆的!”

憤怒到極點的他反而冷靜了下來,一向帶笑的眼睛裡卻冷若千年寒潭,散發著破冰碎霜般的寒意。

“我和蘇沫原本就認識,在你們結婚的時候我們也決定劃清界限,但是你卻不好好珍惜她,不是出差就是應酬,這兩年來你和她在一起的時間屈指可數,還讓她承擔你媽的不滿抱怨,生孩子又不是一個人的事,你既然決定和她結婚,為什麼要這麼冷落她……”

“所以你就照顧她都照顧到我家床上?嗬,再準備生個我肖家的孩子讓她給我媽個交代?你還真是體貼入微啊!徐子熙,有你這樣的兄弟我還真是三生有幸啊!”

徐子熙還想說什麼,卻被肖寧打斷了,清冷的聲線裡滿是冷嘲熱諷,眼前這個眼睛裡滿是控訴委屈的柔弱女子似乎將她自己揮霍如金時的記憶通通消去,讓他更是氣不打一出來。

“事已至此,”蘇沫在眼眶中打轉的眼淚終於掉了下來頗有一番楚楚可憐的味道,更是讓徐子熙護小雞仔般摟在了懷中緊緊的盯著肖寧,彷彿他是什麼十惡不赦的魔鬼。

“肖寧我們結束吧,這個婚姻帶給我的隻有疲憊和痛苦,新婚燕爾的甜蜜你給過我麼,隻有一個加班的電話和漫漫長夜的等待,我是女人,也需要嗬護和疼愛,隻有在子熙這裡我才感受到了作為女人被需要的感覺,早知你是個性冷淡又何必要拖累我,既然你不愛我也許是時候畫上句號了!”

如此聲情並茂的演出讓他忍不住想要為之鼓掌,肖寧扯掉領帶,敞開了領口最上方的兩粒紐子,看著眼前那對狗男女冷然道,“要不是你設計我酒後亂性又讓狗仔拍到,假借懷孕慫恿我媽逼婚,我們會在一起?當初你口口聲聲說愛我,就算我不愛你也無所謂要和我生生世世在一起,現在想想是為了我這個人還是為了肖家這座金山?”

“瞎說,蘇沫不是這樣的女人!你不要血口噴人!”徐子熙衝上來一手拎起肖寧的襯衫領口,右手成拳眼見就要落在他臉上。

“怎麼,她都冇否認,你激動什麼!”肖寧笑了笑一副恬淡無害的樣子,在歲月的沉澱下更加俊秀出眾的臉上浮起了一抹嗤笑,彷彿爭吵都不存在,他還是那個溫和好脾氣的青年。

一刹那看呆了的徐子熙默默鬆開拳頭,隻是兩眼發紅的盯著他看,而他則幫徐子熙理了一下淩亂的上衣後,徑直一拳揮在了他的右眼眶上,瞬間將他擊倒在地。

他漠然地看著蘇沫緊張的跑了過去控訴的吵著要報警,平淡而冷冷的說道,“幼稚園裡彆人欺負我你挺身而出,和大三班幾個小胖子打架崩掉了三顆牙,然後我們就成了無話不說的好兄弟,小學初中高中都是一個班,高中你和黑皮他們起嘴皮子乾架,我們兩個乾翻了他們六個高個子,我下唇被揍縫了九針,黑皮鼻梁歪了骨折,你除了皮外傷毫髮無損,最後還是我擔下責任轉學出了國。”

“我與公司解約單飛後,你嫌原本工作太累收入少,我聘你當了我工作室的核心管理層,因為你眼高於頂得罪了多少人,丟失了多少資源你以為我不知道嗎?中飽私囊了那麼多年,直到我結婚退圈,你出任我公司的掛名閒職吃喝不愁,我自問冇有任何對不住你的地方,而你現在卻為了一個女人,你兄弟的老婆要打我,這麼多年的兄弟情都日了狗了!我想我也是眼瞎了,纔會認識你們兩個不知羞恥為何物的姦夫□□!”

肖寧將外套扔在了不要臉二人組身上,挺直身板頭也不回地甩門就走。

他用力握著方向盤望著眼前飛逝的場景,平日裡的一幕幕回憶也湧上心頭,他知道自己不是一個合格的丈夫,所以她想要的物質需求他都會儘可能的滿足她,唯獨愛情……

原本天真的他以為就算冇有愛情他們也會轉化為親情最終共度一生,也許這種平淡的生活也是可以維繫的,但他認為恬淡溫馨的背後卻是無情的欺騙與背叛,真是可悲可歎。

極速飛馳在高速上,不知不覺來到了城市周邊曠野的公路上,也許是抱著發泄的心理,他踩足油門在無人的荒涼公路上疾馳,轉彎時刺耳的輪胎抓地聲在暗夜中嘶吼著,似乎在宣泄他的憤怒與悲傷,不知何時下起的了淅淅瀝瀝的小雨,一個過彎後,一隻奄奄一息的貓突然出現在馬路中央,他迅速右手打彎踩下刹車,驚險避過那隻不知死活的貓咪的所在卻重重的撞向一旁的護欄。

不知是年久失修還是太荒涼的緣故,護欄應聲斷裂,他連人帶車直接墜下山崖……

掉下去的瞬間他想到什麼呢?那走馬觀花般的短暫一生,他的父母,一起出道走向巔峰的那群兄弟,還有那個塵封已久的晚上。

頭更痛了,肖寧深吸一口氣丟開了過往的點點滴滴,重新睜眼打量起了眼前的一切,“滴滴滴~”是右手邊心電監護機器發出的聲音,左手皮膚上傳來的刺痛則是打點滴刺破靜脈的疼痛,看來還在醫院,不知是誰救了他,但總覺得有哪裡不對?

等會兒,他的手!

肖寧不可思議的將雙手舉起,兩隻手白白胖胖,圓潤的都可以進燉鍋燒一鍋黃豆豬蹄兒湯了,這是水腫?

但被修的珠圓玉潤的花苞般指甲上的小碎花珠子誰能告訴他是怎麼回事!

為何他一覺醒來,指甲上會出現類似女人美甲的東西!

他迅速用右手摸了摸自己臉頰,入手是觸感極滑嫩的一手肥肉及粗糙毛躁的長髮!帶著不好的預感,驚魂不定的一一向下檢查,肖寧發現自己頭更痛了-—這是個女人的身體,而且目測還是個小胖妞!

-國。”“我與公司解約單飛後,你嫌原本工作太累收入少,我聘你當了我工作室的核心管理層,因為你眼高於頂得罪了多少人,丟失了多少資源你以為我不知道嗎?中飽私囊了那麼多年,直到我結婚退圈,你出任我公司的掛名閒職吃喝不愁,我自問冇有任何對不住你的地方,而你現在卻為了一個女人,你兄弟的老婆要打我,這麼多年的兄弟情都日了狗了!我想我也是眼瞎了,纔會認識你們兩個不知羞恥為何物的姦夫□□!”肖寧將外套扔在了不要臉二...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