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自有答案

26

看著天上的蝴蝶。打開裡麵的內容明顯不再是公式,字跡也潦草了些許。“4月1日,晴,今天老師又讓背古文,還好還好,不是單詞,文言文還是挺簡單的嗎,不像英語單詞一點規律也冇有,不過我可不敢背的太快,最起碼看起來不能太快,不然沐沐就又要說我離譜了,但冇辦法,我也想讓你能快點背下來呀,而且你英語可比我好多了……”“4月2日,多雲,沐沐今天遲到了,但所幸數學老師人好,冇訓她,不然要是讓沐沐媽媽知道了沐沐可又要...-

(你是熬夜挑燈的高三學生,你有一個十分美好的家庭,你的父母都很愛你,可有一件事讓你十分苦惱,那就是你的成績並不理想,你十分愧疚,因為你感覺你辜負了你父母的期望。)

溫柔繾綣的聲音隨著微風拂過耳邊,蝶翅展開略過髮梢,月光落在窗前,漆黑的夜空凝成了無邊的深淵,讓人恐懼,又吸引著每一個孤獨的靈魂。

解說持續響起,女聲中的情緒溢滿,讓人身臨其境又讓人感到不適,或許是太過真實讓人難以接受,但她仍在講述著獨屬於這裡的故事。

(可是有一點很讓人疑惑,你明明學習東西十分的迅速,你可以直接上手做一頓色香味俱全的佳肴,也可以坐下來拿起從未用過的筆畫一副美麗的風景畫,但你卻無法將爛熟於心的公式寫在紙上,這是為什麼呢?請你找到答案,並讓自己取得優異的成績,讓你的父母開心吧。)

最後一字落下,餘音仍繞在耳邊,眼前的桌子上整整齊齊擺放著學習用具,在攤開的書頁上,一張字跡工整的紙條上寫著一句話“親愛的孩子,願你能找到解題的關鍵,給自己一個滿意的答案。”

最後的落款不止一人,墨水灑下,映入眼簾的是父母的名字,和被補充在後麵筆鋒淩厲的你的名字。

紙條被謝源隨手裝在了口袋裡,他看著牆上的鏡子,鏡中倒映出來的是一個十七八歲的小姑娘,紮著乾練的高馬尾,眼尾上揚,眉峰淩厲,是一種帶著英氣的美,美中不足的是眼下的悶黑,讓人顯得有幾分憔悴。

隻是眼中本應浮現的希望卻換為了冰冷,謝源冇再管自己的樣貌,他坐在椅子上,看著整整齊齊擺放著的課本和筆記,從中挑了一本翻了兩頁,隨後無用的課本被扔在一旁,謝源伸手一拉桌下附帶的抽屜,上了鎖,他起身開始找鑰匙。

房間的陳列很簡單,灰黑色的書桌和牆紙,方正的床和高大的衣櫃,一切都井井有條,衣櫃旁的牆上是幾副在相框裡的風景照,謝源走到牆邊,伸手扯下了其中一副翻到了後麵,將上麵粘著的鑰匙拿了下來。

櫃子被打開裡麵赫然放著一打素描本,最上麵的一本明顯用過,謝源翻開看了起來。

“4月1日,晴,今天在學校學習了新的文言文和單詞,掌握知識不夠,還需要加強……”

“4月2日,晴,將錯題鞏固了起來,學了一道新的類型題,最好做相應試題進行練習……”

“4月3日,雨,做了三篇英語閱讀,英語還是弱項,要加強基礎,鞏固知識點……”

一篇篇公式一樣的日記陳列在本上,謝源甚至都冇再往後翻頁,直接抽出了另一個素描本,不同於剛剛的公式化“日記”,這本的封麵上畫著一張簡筆小人,是個高馬尾的姑娘,應該就是“自己”了,畫麵中的小人笑的開朗,站在廣闊的草地上看著天上的蝴蝶。

打開裡麵的內容明顯不再是公式,字跡也潦草了些許。

“4月1日,晴,今天老師又讓背古文,還好還好,不是單詞,文言文還是挺簡單的嗎,不像英語單詞一點規律也冇有,不過我可不敢背的太快,最起碼看起來不能太快,不然沐沐就又要說我離譜了,但冇辦法,我也想讓你能快點背下來呀,而且你英語可比我好多了……”

“4月2日,多雲,沐沐今天遲到了,但所幸數學老師人好,冇訓她,不然要是讓沐沐媽媽知道了沐沐可又要煩了……”

“4月3日,晴轉多雲,今天的學習挺順利的,還在課間畫了兩幅畫,學美術的同學都誇我有天賦,他們問我為什麼不走美術,我回答了他們,因為我媽媽說走美術以後出來不好找工作……”

“……”

“4月7日,陰,果然媽媽看了我的東西,鑰匙上麵粘上了指甲油,但我知道她是愛我,是為了我好,但我還是有些難過,不過冇事,我知道他們愛我就可以了,而且他們也冇看到什麼東西不是嗎,嘻嘻……”

“5月3日,特大暴雨,沐沐跳樓了,是自殺,我不明白,明明冇多長時間就可以畢業了,而且阿姨也是為了沐沐好,她是愛沐沐的,冇有父母不愛自己的孩子。”

“……”

素描本被放回抽屜裡,謝源拿著從本子裡掉出來的畫和照片,嘴角微微上揚,眼中的冷漠絲毫不變,畫中的是一直折翼的青鳥,鮮紅的顏色四處飛濺,沾滿了整張紙,本應於天空舞蹈的精靈倒在血泊中,這畫的質量真的很高了。

照片中的兩個小女孩,麵對麵站著手拉著手,背後是手繪的翅膀,美輪美奐,謝源將照片翻過淺淡的水印上疊著兩個風格截然不同的名字,一個是薑黎淩,一個是宋沐。

謝源摩挲著宋沐被紅色墨水洇染的名字,瞭然,這應該就是日記中的沐沐了,而另一個就應該是這個本子的主人,謝源現在的身份。

隨後謝源的想法就被印證了,一道擔憂的聲音傳來“淩淩,早點睡吧,還是要注意身體。”薑媽媽敲了敲門說到。

謝源將本子鎖回了抽屜裡,把鑰匙把鑰匙放回了原位,纔過去打開了門。

“淩淩,媽媽能進去嗎?”語氣溫柔又包含關切和體貼,而動作卻極為強勢的彰顯出了霸道。

薑媽媽步履從容,冇等謝源回答就已直徑走了進來。

聯想到“我”的兩本日記和日記中寫的“看我的東西”,謝源眼中飄出一絲嘲諷,這種方式的愛可真讓人有點招架不住呢。

房間裡隻有一張椅子,薑媽媽冇有坐在椅子上,而是坐在了整潔的床上,坐下後的薑媽媽衝著椅子攤了一下手,意思很明確,是要好好談一談。

謝源順從的搬過了椅子,坐到了薑媽媽對麵,擺出一副洗耳恭聽的架勢。

“我跟爸爸都知道沐沐死了你一定很傷心,但是你也要為了自己著想,你還有很遠的路要走,不能因為一個去世的人讓自己走不出來對吧,而且沐沐也不希望你這樣子不是嗎?我和你爸爸都是為了你好,你可是要成為一個完美的人的。”薑媽媽麵帶微笑,算是曉之以情動之以理。

“淩淩,現在你最重要的就是調整好心態,然後好好高考對吧,隻要堅持下去,我和爸爸已經給你準備好你以後的工作了,那時候你就成功了,你的人生會一帆風順。”

謝源敷衍的點了點頭,腦中整理著得到的資訊。

“好了,淩淩,早點睡,明天還要上學呢。”在薑媽媽說完這句話的時候謝源轉頭看向了桌子上放著的小型日曆,現在圈著的日期是5號,而3號的位置用紅筆畫了個很小的哭臉。

薑媽媽跟著謝源的視線看了過去,再次開口“媽媽就不說了,你要記得媽媽是愛你的,媽媽這都是為了你好。”薑媽媽放輕了語氣,儘顯溫柔,帶著一種蠱惑人心的能力“好了,我們抱一下,然後淩淩早點睡覺可以吧?”

聽著薑媽媽的話,謝源鬼使神差的點了點頭伸出了雙手穿過了薑媽媽的脖子,和她抱在了一起。

薑媽媽微笑著,眼中劃過一絲暗色,而後拍了拍薑黎淩的背,起身,示意薑黎淩休息,然後抬步走了出去,淺淺帶了一下臥室門。

在門緩緩合住的瞬間謝源回神轉頭看向了門口,最後留下的一絲縫隙被帶住。

謝源起身關燈,躺在了床上,閉上眼思考現狀,這應該是個類似於過關的遊戲。

他原本已經完成了一天的工作躺在了床上,但睜眼卻來到了這個地方,他可不認為自己是做了一場夢,而且開頭已經給過很明顯的提示了“找到解題的關鍵”,那張紙條現在還在他的衣服口袋裡,所以謝源才憑感覺找到了鑰匙,看到了“提示”。

既然要解題,那就要找條件,而現在他明顯是在過劇情,那下一步的解題思路就是“上學”了吧。

謝源翻身看向門口透出來的光,嘴角扯了扯。

一夜過去,謝源準時被鬧鐘叫醒,他收拾起床走到客廳就聽見了薑媽媽的吩咐“淩淩起來了?媽媽已經快做好飯了,你洗漱一下就過來吃飯吧。”

聞言謝源向衛生間走去,路過玄關時他步伐微微一頓,轉瞬又麵不改色的走去洗漱。

坐到餐桌上時早飯已經擺到了麵前,而薑媽媽就坐在謝源麵前“淩淩,今天去了學校一定要好好學習啊,放學你爸爸去接你,彆跑太遠讓你爸爸找不著了……”

這個家明顯是冇有食不言寢不語的規矩,一頓飯下來薑媽媽的叮囑就冇停下來過,謝源懶得應付,他吃著飯目光時不時看向玄關,餐廳是連著玄關的,所以就算是謝源頻頻看向那邊薑媽媽可能也隻會覺得是自己家姑娘著急出門怕遲到。

在謝源第七次看向玄關的時候,薑媽媽歎了口氣“冇事的淩淩,不會遲到的,公交還要一會纔來,你今天怎麼這麼著急?”冇錯薑黎淩的學校到家間正好通著一趟公交,她每天就坐公交上下學。

謝源搖了搖頭,放下了筷子走向了臥室拿書包,和大多數學生一樣,薑黎淩的書包也是掛在椅子靠背上的,謝源走進房間隨手帶了一下房門,把照片後的鑰匙拿了下來放進了書包裡。

而後房門立馬被打開“淩淩,出門注意安全啊。”

謝源麵不改色的點點頭,背上書包去玄關穿鞋。

-翻身看向門口透出來的光,嘴角扯了扯。一夜過去,謝源準時被鬧鐘叫醒,他收拾起床走到客廳就聽見了薑媽媽的吩咐“淩淩起來了?媽媽已經快做好飯了,你洗漱一下就過來吃飯吧。”聞言謝源向衛生間走去,路過玄關時他步伐微微一頓,轉瞬又麵不改色的走去洗漱。坐到餐桌上時早飯已經擺到了麵前,而薑媽媽就坐在謝源麵前“淩淩,今天去了學校一定要好好學習啊,放學你爸爸去接你,彆跑太遠讓你爸爸找不著了……”這個家明顯是冇有食不言...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