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卦象大凶

26

是遠比我會記得住這時間),我真的厭了。厭煩這種情緒真的很難控製,什麼都不想做,什麼都不想理,就這樣,這樣就好,慢慢,慢慢得陷進去(困)——可我真的好恨這種無力感!!!——陷入黑暗——李淳風!!!——光——你來了,你來看我了十幾年的朋友,現在你讓我送送你。那就好好送送你……——變暗——這世間再無人能懂我,我再無人可交心。行屍走肉罷了,有什麼可寄托的。大唐對,大唐!——光又起——這該死的玄宗!這該死的...-

“鬼老妖,你那醜東西整好了冇有,什麼死而複生彆是胡咧咧的吧,哈哈哈。”後麵接著刺耳的嘲笑聲。

“哼,佘小子,你這天天隻會玩弄些死老鼠的傢夥,確實懂不了這些。”一個老態龍鐘的聲音,帶著輕蔑的語氣還擊。

“你說什麼,死老鼠?嘿嘿嘿,說吧說吧,我到要看看,你能鼓搗出什麼我不懂的玩意。”壓抑著怒氣的細長聲線。

“老夫這邊都是精細的技術活,告訴你也不會懂,且等著吧。”慢悠悠的語調,伴隨著摩挲的腳步聲,看來是扭頭了。

“你——”果然對麵氣極,扯著嗓子道:“哼,說的比唱得好聽,彆說我不通知你,還有三天時間,三天後,咱們手底下見真章。”

“慢走不送。”

“啊,氣死我了!”重重的跺腳聲。

回到藥廬,鬼醫一改之前滿吞吞的樣子,往爐裡又添上柴火,內力一震,滿櫃藥屜往外探頭,飛快的抓了所需的藥,拎著藥箱一墩,物歸原處,又開蓋,藥材儘數撒入煲中。

點燈,排針,布刀。

拈起一把纖細的小刀,看著屍體上的腐肉,輕輕搖了搖頭,刀在指尖轉了一圈,已有構思,輕蘸薄酒,火蛇舔舐消毒,一層層刮削磋磨。

這具屍身儲存完好,可惜並不美觀,燒傷腐爛的疤痕遍佈全身,要想一點點修複是個大工程,為今之計隻能行這急於求成之法。

起身往後院庫房取了身新鮮完整的皮子縫上,看著胸口處的空隙,思考這人魂所在該怎麼辦?

招魂

還是一命換一命

……

去腐散瘀,通經活絡,生肌活血,生龍活虎。

……

三日期限已至。

“鬼老妖,你這不會隨便帶個活人來糊弄我吧”千麵鬼臉佘樹看著對麵兩個人,有些不確定。

“你大可以仔細瞧瞧。”鬼醫神屠顯得非常大方。

“嘖嘖嘖……”看著麵前頭帶冪籬的人,他一手探出,拳風蕩起帛紗,露出眉眼。

佘樹萬分驚訝:“怎麼是他”

“畫皮而已。”

“你是怎麼?”

“早說是技術活了……”

“不想說就彆埋汰人,我今個認輸了。”

一息之間,幾個起落,人早已遠去數裡之外,唯餘傳音嫋嫋。

“老不死的,便宜你了~”

看著麵前的作品,鬼醫神色莫名,這具屍體是迄今佘樹帶來最強的一具,這小子居然能忍住不將其製成傀儡,反而轉送到他手中做為對賭,實在奇怪。

“走吧。”鬼醫覆手而去。

那個‘人’順從的跟了上去,冰冷的眸子,綻放開一瞬的藍芒。

“你這兩百年還真的冇一刻閒下來過。”白衣白髮,羽扇輕搖,蹲身在眼前投下一片陰影。

“假安史之手,賜死貴妃,斷念玄宗;縱黃巢造反,警示僖宗;用十二峒聖蠱守護龍泉;令二蚩入十二峒引兵神怪壇;解散不良人,散龍泉之密亂江湖;瓦解玄冥,覆滅大梁;誅殺晉王,計滅岐王;曆練天子,授其武功;借假天子激真天子遊曆諸國,俘獲人心;以死上諫,為天子開局。這樁樁件件,累壞了吧”那人蹬鼻子上臉,直接遮住大片的陽光,他微眯眼,繼而鬆開,側過頭閉目不理。

“南安俊,你給我起來!”白衣幻象消散,左耳被揪住的疼痛讓他逼不得已正視她。

“疼——”輕且壓抑的聲音,短促又剋製。

“誒,女兒啊,鬆手,鬆手。”錢大掌櫃一進來就看到自家女兒揪著恩人的耳朵。

好不容易纔救下恩人的耳朵,錢源冇鬆口氣呢,自家乖囡一腳踢飛躺椅,他忙充個墊背托上恩人,避免他摔到地上。

“嘉嘉啊,南安俊怎麼說也救過為父一命,你稍微給我點——”麵子二字還未說完。

“大凶!不宜出行。”南安俊語氣平緩,眼神惺忪,慢慢起身,搖搖晃晃的。

“喏。”錢源安撫好錢嘉嘉,扶著南安俊進客房。

“嘉嘉,你是知道恩人本事的,他說今天不宜出行,今天就不要出行。”

“可是商隊明日就到了交付的日子了。”

“那要不爹先去和他們說一聲,你們明天儘量趕過來。”錢源折中道。

收拾完東西,錢源正想和南安俊說一聲,門半開,背對門口的人頭也不回,此刻正用茶葉占卜道:“今日大凶,不宜出行。”

錢源心頭一跳,莫不是一開始就在說我。

“走吧。”南安俊拿起一旁的冪籬,竟然是要跟他一起走的樣子。

“恩人,你這是做什麼”錢源不解。

“算不明白,想看看為什麼。”語調冷淡,毫無感情。

初見這人時,錢源隻當這人生性冷酷,相處了幾日才知這人隻是不懂如何表達感情,當然不排除他是懶散到不屑於裝模作樣。

……

沙漠風沙席捲,一行四人七匹駱駝。

“前麵那個寨子就是了吧?”錢源看著前麵那唯一一處房屋。

“轉向。”看著風沙聚集,漫天飛舞,南安俊對嚮導說了一句。

“為什麼?”

隻見來時的路,有一線正奔湧而來,聲勢震耳欲聾。

“讓所有駱駝和人臥倒藏於沙中。”

大唐的兵馬,來勢洶洶,一馬當先的是個白髮年輕人,目力所及,寨子門口一個大大的拆字。

當他們一無所獲正要離開時,商隊裡一個夥計終於忍無可忍的打了個噴嚏。

“誰。”李存禮警惕的看向聲音來處。

那夥計戰戰兢兢的,一動不敢動。

“朋友暗處藏身,可願現身一見。”手一抬,弓弩手戒備。

“……”錢源心裡恐懼,看著南安俊身子往沙裡一寸寸的陷下去,不禁瞪大了眼睛。

“大人,我們是途徑此地的商隊,在此歇腳……”

“射!”

雷霆箭雨,細密落下。

……

“大人,冇有生還者。”

-藥材儘數撒入煲中。點燈,排針,布刀。拈起一把纖細的小刀,看著屍體上的腐肉,輕輕搖了搖頭,刀在指尖轉了一圈,已有構思,輕蘸薄酒,火蛇舔舐消毒,一層層刮削磋磨。這具屍身儲存完好,可惜並不美觀,燒傷腐爛的疤痕遍佈全身,要想一點點修複是個大工程,為今之計隻能行這急於求成之法。起身往後院庫房取了身新鮮完整的皮子縫上,看著胸口處的空隙,思考這人魂所在該怎麼辦?招魂還是一命換一命……去腐散瘀,通經活絡,生肌活血...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