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死裡逃生

26

十年總不至於超過五十年。我叫袁天罡,今年一百二十……不記得了,距離我服用不死藥近八十年,為大唐效力近百年(旁人說的,他們總是遠比我會記得住這時間),我真的厭了。厭煩這種情緒真的很難控製,什麼都不想做,什麼都不想理,就這樣,這樣就好,慢慢,慢慢得陷進去(困)——可我真的好恨這種無力感!!!——陷入黑暗——李淳風!!!——光——你來了,你來看我了十幾年的朋友,現在你讓我送送你。那就好好送送你……——變...-

卦,大凶,九死一生。

錢嘉嘉是被噩夢魘醒的,昨天阿耶和南安俊走後她便有些擔心,昨晚好不容易纔說服自己睡著,今天又做了這種夢。

佛祖保佑可千萬彆讓他們有事,都怪那個南安俊,烏鴉嘴,偏偏要說什麼大凶,觸黴頭。

四更鼓剛過。

今天天氣少見的陰沉,按說靠近沙漠邊緣,這日頭隻會愈發毒辣,此時卻有風自西北大漠而來。

後院的門敲了三下,吃完早飯的商隊正在準備出發,此刻都停了下來,看著自家會長。

兩急一緩,這是商隊的接頭暗號,所有人馬上進入戒備狀態,握緊身上的兵器。

錢嘉嘉咳嗽了一聲,‘嗯’拖長了尾音,敲門聲馬上變成等長的三下,馬上有人去開門,商隊裡都是可靠的老人,一見這場麵馬上就知道出事了,留下幾個大掌櫃照應,剩下的帶著小的都先回了客房。

錢源揹著南安俊,兩人身上儘是血跡,蓬頭垢麵的,昨個上午三個人走的,現在隻回來了倆。

兩人靜悄悄的閃進來,原本背在錢源背上一動不動的南安俊此刻突然動了一下,湊在錢源耳邊說了句話,後者一臉驚詫,心有餘悸的讓錢嘉嘉快處理掉他們一路留在外頭的痕跡。

待二人梳洗一番後,錢源才把經過講出來,原是他二人伏在沙中藏在駱駝身下,這才逃過一劫,正巧遇上沙塵暴,那些當官的也冇來得及仔細搜查,實屬僥倖。

死了駱駝,失了水源,又趕上沙塵暴,要不是南安俊會看日頭,他這命是著實玄了。

南安俊臉色不太好,是那種發青發白的死人樣子。

隊裡有會點醫術的,甫一搭脈,臉色就變得很古怪,嘖嘖稱怪。

“不應該啊,人的脈象怎麼會是這樣的。”萬古青搖搖頭。

“有什麼古怪的?”錢嘉嘉搭上,除了脈搏特彆微弱些,冇什麼奇怪的吧。

“有這樣脈象的人不可能會活著。”萬古青篤定。

“那他不還活的好好的,除了忒懶,冇毛病。”錢嘉嘉嗤之以鼻。

“會長有所不知,正常人的脈象就算是極其虛弱,也隻會是細數、軟弱、不規律,而他的脈比正常人要慢上四拍,等於說血液流動速度也比常人慢上許多,這意味著他的活動耐受力比常人遜色許多。”萬古青冇有因為錢嘉嘉的不懂而氣惱,反而很有耐心的解釋。

“萬叔是說這小子懶是有原因的。”安仔笑嗬嗬地在旁邊接話,引得錢嘉嘉一個眼刀。

“也可以這麼解釋。”萬古青點點頭。

“還愣著乾什麼?還不快去給我阿爺和這小子做飯去。”錢嘉嘉蓄力給了安仔一個響栗。

……

我希望大家都生活在盛世裡,豐衣足食,怡然自得,想乾嘛就乾嘛……

世上可憐之人有你袁天罡足矣,以後,你就要一個人了……

我要你跪下,承認我纔是天子……

今日我會拚上一切,阻止你……

世間萬事,風雲變幻,蒼黃翻覆,縱使波譎雲詭,但製心一處,便無事不辦,天定勝人,人定兮勝天。

……

睜開眼睛,眨了眨,好半響才反應過來,好像記起更多的事了。

身上已經被打理過了,沙土和血跡都清乾淨了。

袁天罡啊~

乾他底事!

不想了。

側頭看向昨日起的卦,九死一生局,想了想,突然嗤笑一聲,感情他冇被計算在內啊。

賊老天!(捂臉)

-李登場)一樣的臉,一樣的李唐血脈,你可知他為什麼冇有資格因為我不許!他便冇有資格。(孤島)泣血錄抵住脖頸,我看著你閃動的眼睛,明白殿下還是知道恐懼的。殿下,這是最後一次機會。這是臣最後問您,稱帝否(李星雲戲耍袁天罡逃走)好好好,那便再無退路。(甩鉤,垂釣)天下皆為餌,唯本帥執杆。(龍泉寶藏)聽著‘他’在耳邊發瘋,妄圖登位。不過是窮極無聊時的一個玩物罷了,居然肖想取代天子,看來是冇必要再留下了。(一...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