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003

26

同意更改,這世道真是冇一件兩全其美的事,好難,躺平算了。林薑夜蔫蔫的,提不起勁頭,但依舊保持著禮貌,“你好,我叫林薑夜,今年二十,在一所比較特殊的專科學校就讀,我絕對不是花瓶,還是有閃光點的。”秦問覺得這姑娘好有意思,漂亮的麵孔、蠢萌蠢萌的,她的閃光點能是什麼呢?秦問指了指麻木著臉的傅明燃,問:“知道他是誰嗎?”“知道,是傅總,這是他的專屬電梯,他有嚴重潔癖,能讓你上來,你們關係很好吧?”那可不,...-

林薑夜覺得她又可以了,改變傅明燃的命運,也不是不可能,隻要傅總不死,她每天都有一個億花,三十天後,傅總還能幫她賺三十個億,這神仙日子,想想都好快活。

當傅總提出會住去她的出租屋,林薑夜貼心提醒,“行是行,但我家裡有幾個室友,不太方便。”

林薑夜的室友好辦,傅明燃手機上操作了一下,抬頭和恢複了一點活力的林薑夜說:“你的活人室友,我請她搬出去了,另外幾個室友不是人吧,冇事,換了你的身體,他們不敢怎麼樣。”

那幾個非活人室友,是林薑夜下山後堆積的工作,靈學院的應屆畢業生,需要考覈業績才能畢業,她現在的成績還是零,學校已經發了退學通知了,趕在畢業的這年被退學,那是外婆的對頭故意加難度,林薑夜索性不抗爭了,現代社會,冇有靈學院的認證書,還可以找到彆的工作,隻是那個直播工作,還得去做。

直播工作還要繼續,因為是靈學院推薦的實習單位,她的那幾位滯留的室友,都是直播間接下來的麻煩冇處理掉,隻好帶回家裡,如果不去,冇法拿到畢業證,雖然做了最壞打算,但她都打算改變傅明燃的命運,那麼靈學院的畢業證書,也要爭取一下。

林薑夜問:“十點鐘還有直播,你去嗎?”

傅明燃能不去嗎,不去怎麼打響名氣,冇有名氣怎麼掙到三十個億,但不能這麼個去法。

每天一個億的轉賬比較麻煩,但是有係統在,它的操作下,傅明燃給林薑夜轉過去一個億,說:“今天的一個億你先去花掉,把直播公司收購下來,方便我後麵操作直播間。”

林薑夜正愁怎麼花錢呢,照辦,“好的老闆,那我能先回家一趟嗎?”

傅明燃點點頭,讓林薑夜在家等著,他會叫保潔過去打掃一下衛生。

傅總有潔癖,換了身體也改不過來,林薑夜本來想說自己就是保潔,冇必要多花那個錢,但她又懶得說,覺得說出來傅總會辯論,冇完冇了,還不如按照他說的去做,現在他是負責掙錢的,他說了算。

傅明燃看到林薑夜頭頂上,兩個豆包子在打架,他形象的男豆包說:“你怎麼知道我會辯論,我有那麼囉嗦嗎,我在你臆想裡就那麼壞嗎?”

林薑夜形象的卡通豆包呆呆傻傻搓指頭,“我都冇有說話,你怎麼出來的,快點回家去。”

他忍到林薑夜出門,才失笑,從來冇見那麼怕麻煩的人,係統說,保守派洛家給洛秋意租的房子有講究,房東是唯一一個掙脫過命運並且還活著的人,所以,交換身體後的住處,傅明燃冇打算搬家。

……

林薑夜到家的時候,室友洛秋意正提包跑路,樓下一輛貨拉拉麪包車,快堆滿了,她這是把出租屋裡她的東西都清空了。

洛秋意一副愧疚的模樣,說:“薑夜,不是我不仗義,是傅總給的太多,其實我是支援你們改變派的,誰的命運都不該被定義,我精神上支援你,這是房東微信,推給你了,月底記得交租。”

林薑夜心想,她要是能和洛秋意換換就好了,她覺得什麼都不動最省事,要是生在保守派的家庭,最適合躺了。

洛秋意收留她,林薑夜感激的,問道:“你要去哪裡呀?”

洛秋意有五百萬了,傅總說不要她還,也不告她,她快活死了,隻要不留在江城,哪都能去,洛秋意說:“去個冇有你們的地方,一個月後如果你和傅總還活著,我再回來找你玩。”

林薑夜點頭,“嗯,一個月後,你再搬回來。”

她幫洛秋意提著行李箱,送到小貨車上,這是個兩室一廳,室友搬走後,冇人分攤房租,突然間,林薑夜想起來了,她是個一天可以花一個億的女人,幾千塊錢的房租算啥。

交換身體是在晚上九點到早上九點之間,傅總十點做完直播,就能下班,睡一覺正好交換回來,這個交換時間,係統還挺人性化。

冇等一會兒,兩班人馬陸續上門,一班是七人組的專業保潔公司,廚房、衛生間、客廳、臥室、陽台,從裡到外、從上到下,連磚縫都擦得乾乾淨淨,還有一班人,搬著幾個大箱子,在搬空的主臥室安裝直播桌椅和設備,另外幾個人,在林薑夜次臥室換新,三個小時後,所有人的工作結束,這個小出租屋,已經變成她高攀不起的模樣了。

她今天還要花掉一個億,一一結了賬,然後去了直播公司,傅總今晚要在出租屋裡直播,她跟小氣的老闆砍價,最終一千萬,收購了跟靈學院合作的直播公司,傅總成了直播公司的老闆。

“林薑夜,你做傅總的生意,改變他的命運,這錢不好掙哦。”老闆拿到一千萬,冷酷酷的說。

林薑夜心想,這個老闆能成為靈學院畢業生的實習單位,絕對不是凡人,把他留下比較好,直播間裡能照顧點傅總,之前林薑夜直播幾次,一個苦主都冇幫成,還多了好幾隻阿飄,如果冇有老闆的實力罩著,她冇這麼舒心快活、繼續躺下去的自由。

多重考慮後,林薑夜和老闆商量,“老闆,每天給你一百萬補貼,你繼續留在公司管理可以嗎?”

日薪百萬,直播公司老闆感激涕零,拿林薑夜當親人,“隻要你需要,我可以在你這乾一輩子。”

林薑夜覺得自己夠大方了,日薪百萬哎,能雇傭前老闆給傅總保命,算下來不虧,傅總給她的日薪一個億,所以,她心裡想,她可以為傅總赴湯蹈火。

林薑夜不用老闆乾一輩子,一個月就行了,她給老闆轉了一百萬,請他今晚在直播間看一下,看了下時間,已經到五點了,朝九晚五,她下班了,這會先回家,吃飯洗澡刷手機,等到九點交換身體,就回傅總家睡覺,這生活,總算有滋味起來了。

林薑夜剛走到租房的小區門口,傅總視頻來了,看到背景後,問道:“怎麼不回公司?”

林薑夜心想,又開始了,傅總又問些明知故問的廢話,下班了呀,她乾嘛要回公司,但現在已經達成交換協議,林薑夜隻好說:“我今天好厲害,隻花了一千萬就買下了直播公司,一百萬一天,就能請個直播保鏢給你,我真的好厲害,不過現在下班了,我要回家。”

傅明燃讓她用一個億買直播公司,這樣至少今天的額度能花出去,她竟然砍價,不過一百萬一天請的人,應該有點特彆的地方吧,不然林薑夜的節約習慣,怎麼會給這麼多。

傅明燃微不可查的歎氣,說:“那你還剩下八千九百萬,想好怎麼花了嗎?'

冇想好,但林薑夜不著急,雖然額度平攤一天一個億,但隻需要三十天內花完就可以,掙錢也一樣,到期掙夠就可以了。

林薑夜說:“我明天再花,明天花不完後天花,總能花出去的,不急哈。”

不急,換命的事都能不急,她可真行,傅明燃說:“你知道我家地址吧,下班了直接叫司機送你回家。”

林薑夜心裡又想,傅總好勤奮呀,都身價千億了,還不能按時下班,他圖什麼呢,圖加班開心嗎,哎,這麼想,傅總還冇她這個底層的小透明自由,現在還要被迫去賺三十個億,想想也挺可憐的,如果遇到機會,是要好好憐愛一下,表表心意。

傅明燃真的看不下去視頻裡,林薑夜頭頂那個摸摸小銀狼尾巴的小白狐狸,她可真會聯想,看多了身心不健康,他把視頻掛斷了。

……

林薑夜再次醒來,在傅總的邁巴赫裡,上一次交換後,記憶錯亂中,她用著傅總的身體回了出租屋,交換回來後,忘記了交換記憶,這次對傅明燃有了些瞭解,記憶清晰,應該不會弄出岔子。

傅明燃不是獨居,彆墅裡有家人,林薑夜怕自己裝不好他,不過冇事,第二天就換回來了,他應該能善後,再找個心裡醫生,說有分裂人格,就能解釋清。

司機給她送到了一棟高層公寓的地下車庫,傅明燃的訊息也到了,說這裡是他偶爾過來獨居的公寓,暫時先住這裡,免得在他家人麵前被當成精神分裂。

傅總真是考慮周到,還貼心的問一句,問她一個人住這麼大,怕不怕。

林薑夜家裡好幾個非人的室友,在山上那個小屋簡陋的很,和大自然極為親近,又是靈學院的,習慣了,能怕啥?

現在講究科學,不可以封建迷信,阿飄不能說阿飄,靈學院解釋為人類和大自然的磁場碰撞之後,強烈的不肯消散的執念,偶爾會形成類人生物,保留有一定記憶,這麼一解釋,阿飄在靈學院的理論中,成為科學存在,林薑夜不怕的。

她心裡想,傅總雖然換了她的身體,但是冇親眼見過阿飄,直播間有篩選,有緣人才能進,換了身體後,猛然間看到彆人的死亡命運,不知道會不會尖叫,她想象了一下一隻軟乎乎的小銀狼,嚇得嗷嗚叫,躲到小白狐尾巴裡求安慰的場景。

林薑夜刷開手機,給傅總髮去視頻,貼心的問:“傅總,我不害怕的,你害怕嗎,要不要我過去陪你直播?”

傅明燃看到兩個小卡通冇羞冇燥的場麵,閉了閉眼睛,說:“直播要開始了,保持聯絡。”

-通人有啥關係,世界上每分每秒都有意外發生,管不過來,索性躺平好了。洛秋意也是這樣想的,但她洛家幾個長輩很固執,看到命運牌上閃過傅明燃的命運線,說明有人在乾預,暴跳如雷,傅明燃昨晚跑去她那個出租屋,所以過來查探訊息的任務,就落到她頭上了。洛秋意無聲的給林薑夜回覆,“原來是你乾預了,我報告能寫了,告辭。”林薑夜連忙叫住她,“寫你個頭,好好道歉,不然傅總會叫法務團隊出馬,告到你坐牢。”洛秋意苦著臉,“姐...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