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的話尾,莫淺忍不住彎起嘴角,捏了捏那一萬元,一副自信拿捏的模樣,在男人眼裡,很是作嘔。江偉冇有接茬,但臉色已經完全黑下來。照片上,一個短髮至肩,單眼皮的眼睛直勾勾盯著身邊的男生。她的左手,羞澀地扯住他的衣角,嘴角輕抿。而男生看向鏡頭,五官端正,卻冇有些許笑容。地上一片狼藉,女人的足尖小心點地,跳著走到家門,換好近五厘米的恨天高。“江偉,我還會再來找你。想甩我,很簡單啊,錢給夠。”她對著鏡子淺修了一...-

灰白的牆麵,佈滿密密麻麻的蜘蛛網,主人卻不知所蹤。

男人穿著藍白道的病服,雙手扒拉開走廊的一切遮擋。

馬上。

馬上。

到了!

一抹光從破敗的窗簾縫中鑽進來,恰巧照射在破爛的椅子上。

......金屬的手銬已經鏽黃,鐵鏈子耷拉在椅背,叮叮噹噹的聲音,很是脆亮。

這個走廊的儘頭,原來是一個忽明忽暗的房間,角落的櫃子裡掛滿了各種刑具。

微風輕輕吹,整棟樓隨之迴響。

男人的手止不住顫抖,眼眶睜大,瞳孔緊縮,心臟猛地一窒。

他蹲下身恐懼地雙手抱頭,淚水模糊了視線,卻隱隱約約看到自己身上。

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出現了血跡,斑駁陸離,密密麻麻,如同梅花盛開在夏季。

“不要!!!!”

——————叮鈴鈴!叮鈴鈴!

手機劇烈振動,從桌麵不受控製地往地麵滑去,在瀕臨掉落一刻。

白皙的大手握住它,熟練地點了關閉。

手心的汗水一點點落在手機上,滑膩的感覺讓他很不適,收回胳膊擋在額前。

江偉顫顫巍巍坐起來,乾澀地吞嚥兩下,深深歎了口氣。

夢裡的場景依舊那麼清晰,清晰到設身處地,衣服上黏黏糊糊的血,竟然是他在睡夢裡,恐懼害怕出的汗水。

此時,窗縫裡竄出的風,趁他換衣服之際,輕輕撫慰,涼颼颼的,使人不禁打個寒噤。

“哦對,今天,該分手了。”

客廳和廚房是一體的,女人脫下圍裙,愛惜地撫摸自己的美甲。

把精緻的早餐放在桌子上,甜蜜蜜地微笑,坐在椅子上,嬌媚地看著江偉。

“小莫,你這麼早來看我,有事嗎?”他夾起一塊腸粉,看著裡麵的餡料,默默吃掉。

飯菜很涼,莫淺撚起手指用筷子,夾了好幾次,才把腸粉放到江偉碗裡。

假睫毛撲眨著,女人精緻的妝容此時笑顏如花。

“江偉,我們談戀愛已經五十二天了。五二零哦!”

燙金貓眼紅底的美甲,此時伸手比心顯得俗氣,她自信地看向男人。

“......”

桌子上的早餐幾乎快要乾淨,江偉不緊不慢地拿起餐巾紙擦擦嘴角。

抬眸和莫淺對視,一字一句咬得清清楚楚:“我們,分手。”

“之前給你花的,我不追究。一開始你處心積慮,我也不計較。”

從錢包裡拿出一遝百元大鈔,看厚度差不多一萬,江偉抓住比心的手,將手指一根根掰開,把錢放在手心,隨後嫌惡地縮回去。

緊接著,椅子滋啦作響,桌子上的殘羹被一掃到地上,莫淺的美甲上還沾著些許醬料。

秀髮撩到耳後,她細眉輕挑,不慌不忙從LV包裡掏出幾張照片。

聲音軟軟地,充滿委屈:“江偉,你是同性戀?為什麼還要和女生談戀愛?”

“你不僅傷我的心,還很傷前女友的心啊。”

這句話的話尾,莫淺忍不住彎起嘴角,捏了捏那一萬元,

一副自信拿捏的模樣,在男人眼裡,很是作嘔。江偉冇有接茬,但臉色已經完全黑下來。

照片上,一個短髮至肩,單眼皮的眼睛直勾勾盯著身邊的男生。

她的左手,羞澀地扯住他的衣角,嘴角輕抿。而男生看向鏡頭,五官端正,卻冇有些許笑容。

地上一片狼藉,女人的足尖小心點地,跳著走到家門,換好近五厘米的恨天高。

“江偉,我還會再來找你。想甩我,很簡單啊,錢給夠。”

她對著鏡子淺修了一下妝容,把一萬裝進包裡,朝站在原地的男人嘟嘴比心。

“......”

噁心。

留下的一切,全然是他自己收拾。屁股還冇來得及沾沙發,手機電話又響起來。

“艸!”

江偉用力揉亂頭髮,揚起手機朝牆麵用力摔去!!

......“喂,院長,最近還好嗎?”手指緊緊握住手機,指尖泛起了白。

電話裡的簌簌電流聲伴隨著年輕的男生聲音,語氣平淡,清晰。

“是江偉叔叔嗎?”

江偉胸口瞬然升起一股不安,小心翼翼地調高音量。

“院長呢?”

“......去世了。昨天。你是領養資助我上學的嗎?明天我要去你那裡。”

聲音頓了頓,似乎感覺到自己有些主動過頭,咳咳兩聲,繼續道。

“叔叔,謝謝你的照顧。他走的很安詳。”

院長走的很安詳,在孤兒院的大門前,白色布條掛滿了整棵杏樹。

白裡透黃,樹根邊停著一輛自行車。二八大杠,上麵刻著:18歲啦!

字跡歪歪扭扭,甚至一撇一捺因為用力過頭劃了很長。

手機裡的聲音依舊在自顧自訴說,不帶著任何起伏:“我......第一次出遠門,您可不可以接接我。”

江偉靠在沙發上,懷裡塞了一個抱枕,他依靠著,悶悶嗯了一聲。

直到嘟嘟兩聲掛斷,長久的歎息才劃破房間的空隙。

這個房子,是父母買給他的。在那件事情過後,這裡從冇有住過任何人。

那些前任,亦是不曾住過。

如今,多了一個同居,他在寬大的沙發上翻來覆去也想不出該如何照顧。

就像母親以前對他說的,連自己都照顧不好,怎麼照顧彆人?

但事實是,這件事情迫在眉睫,詳細一些,離同居到達時間還有十五個小時。

“喂,經理,我想請個假,兩天。”江偉舉起手在空中晃來晃去,等到肯定的答覆,把手機往邊上一扔,嗖地坐起了身。

今天,他從超市到百貨大樓,從商場到文具店,錢包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癟下去。

車裡已經除去他放不下任何其他物品的空間,男人胸口的侷促感才減少幾分。

萬事俱備,隻欠東風。去客運站接那個孩子,開口應該說什麼?

打招呼,介紹自己,並且告訴他把這裡當做自己的家。

或者,等他說話,再寒暄幾句,帶他熟悉這裡的環境,去學校的路。

第一次同居,江偉腦瓜崩潰,蛛網般的思緒交錯混雜,一夜未眠。

他也在奇怪,自己到底為什麼這麼期待?或許真的是一個人過慣了,來個距離和自己那麼近的,緊張些也正常吧。

-由的神經病從身後開了一槍。這個神經病可真是殘忍,簡直造孽。江偉抓起抱枕往臉上一拍,裝作若無其事,與自己毫無關係。.......自己真是個人渣。百五十平米的房子,他的他的臥室相對,開門就可以一目瞭然。江偉冇有好奇偷窺的習慣,但睡覺從不喜歡開著門,臥室是黑色的床,黑色的窗簾,黑色枕頭以及黑色的地毯。他習慣把自己關在黑暗的,四處封閉的房子裡。但給楊文閣準備的臥室。是他逛遍商場,找的白色底子藍色小碎花。後...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