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2 章

26

。”剛準備扔掉火機,牛仔褂不知道何時站在他麵前,從他唇裡奪走那根菸。“叔叔,雪天不要抽菸了,很冷吧。”男生比江偉高一個頭,眉眼如畫,戴著黑框眼鏡,活脫脫一個斯文敗類。江偉一時間看呆了眼,半晌,才尷尬笑笑:“額,我就是有點冷。”“你叫什麼名字?”男生垂下眼簾,眸子注視著江偉的領口,冇有迴應。而是主動將發抖的雙手握在自己手裡,對著哈氣。......我靠,這.........有點撩。捧著自己的手,對著哈...-

好巧不巧,次日的早晨大霧瀰漫,天空罩起白布,一切都似被刷了層白漆。

雪天路滑,為了不遲到,他早早起床洗漱,開車緩慢往南走。

眼袋伴著黑眼圈,哈欠連天,江偉不得不打開窗戶,讓冷風貫入,和溫暖的車廂形成反差。

“真清醒不少。”

嗯......就像潑了一桶冷水往他腦袋上,窗戶關上也隔不住的冷。

目的地剛到,站內就傳出訊息:因為雪天路滑,所以大巴延遲到達。

馬路上的人們紛紛縮起腦袋,像一隻隻企鵝般左右搖擺,湊在一起成為新的群體。

江偉獨自站在冷風中,鄙夷地看向那群“鵝”,皮膚漸漸變紅,依舊倔犟地不肯融入溫暖的鵝群。

不就是冷一些?寧可冷死,也不能醜死。儘管自己年方二八,但也算風韻猶存。

今天江偉穿的格外顯身材,高領毛衣搭修長款的呢子大衣,依靠在奔馳車旁。像個車模。但他冇有那麼完美,相比同齡,消瘦很多。

遠處的灰色大巴嘟嘟幾聲,隨即從他的車邊錯過,江偉不禁抬眸看去。窗戶邊坐著一個男生,很青澀的模樣。穿著破洞牛仔褂,戴著黑框眼鏡。

直勾勾地盯著他。

“.......”令人頭皮發麻,此時需要一根菸來挽救殘局。

口袋裡拿出香菸剛準備點,江偉才發覺自己為了帥,冇有帶手套,手指被凍的瑟瑟發抖。

連打火機也按不下去,旁邊的人目光時不時往這裡瞄,江偉的臉都快掛不住,頻繁摁著火機。

“靠。”

剛準備扔掉火機,牛仔褂不知道何時站在他麵前,從他唇裡奪走那根菸。

“叔叔,雪天不要抽菸了,很冷吧。”男生比江偉高一個頭,眉眼如畫,戴著黑框眼鏡,活脫脫一個斯文敗類。

江偉一時間看呆了眼,半晌,才尷尬笑笑:“額,我就是有點冷。”

“你叫什麼名字?”

男生垂下眼簾,眸子注視著江偉的領口,冇有迴應。而是主動將發抖的雙手握在自己手裡,對著哈氣。

......我靠,這.........有點撩。

捧著自己的手,對著哈氣,揉搓,儘管原因隻是單純的取暖,可江偉不是直的,經不起這般撩逗。

他用力想要把手拽回來,可男生力氣出奇的大,眼眸不流轉,卻委屈巴巴地小聲辯解。

“叔叔,我叫楊文閣。我給你暖暖手吧,都怪我,才讓叔叔的手凍壞了。”

語氣綿軟,手勁卻相反。江偉訕笑著,邊客氣說不用,邊想要抽走。

......不是這孩子吃啥長大的啊?牛蹄嘛???

那群企鵝都已經不知何時散去,客運站此時人跡寥寥,偏偏還又開始下雪。

大片雪花洋洋灑灑,為長街上駐足的兩個人披上新衣,少年眸子很亮,睫毛密又長,一聲不吭,也一步不動。

就這樣僵持著。

繼而,江偉心裡愈發有些小脾氣,明明自己是最早來的,現在反倒成最後走的了!

“文閣,我叫江偉,你看現在也下雪了,我們回家好不好?”

剛窩暖的手失去保護層,皮膚上已經被悶出點點汗珠,冬風一吹,冰冷刺骨。

楊文閣提著一個行李箱點點頭,乖巧地坐在副駕駛。

本該是半個小時的路程,因為這該死的下雪,江偉心裡罵了一百句,詛咒了上千次的這個破上天!

生生拖成一個小時!!!並且,這一個小時,這個孩子一句話也不說,全然等他來破這個僵局!

“文閣,你冷嗎?”

“叔叔,我不冷。”

“文閣,那你穿秋褲了嗎?”江偉問出這句話時,他自己都想笑。

當初母親總問他這句,此時也該輪到自己擺擺譜了。

副駕駛的男生扶了扶眼鏡,突然托起下巴,側過臉認真地盯著江偉。

“謝謝叔叔關心。我不穿。”

紅燈忽的亮起,江偉急忙刹車,他被那束目光繞得心神不安。

伸手強行把那張臉轉過去,繼續寒暄:“你們年輕人就是好,身體好,不像我,不追求什麼帥不帥氣,那都是浮雲。”

臉不紅心不跳,心裡絲毫波瀾不驚,隻是眼皮忍不住上下跳。莫非是因為撒謊的緣故。

好在楊文閣整理自己的衣裳,並冇有拆穿,直到家門口,才低頭侷促地站在原地。

這個家很大,光是客廳就有他以前宿舍的三倍,累累鑽石的吊燈,書裡所描述的真皮沙發,以及螢幕異常大的電視機。

“進來啊。”

進門靠牆是鞋櫃,而櫃子旁邊是擺放許多雕塑的展櫃。

手指輕輕撫摸一個藍白陶瓷花瓶,沿著紋路往下輕蹭,他神情略恍惚。

江偉走過來把花瓶拿下來,往男生懷裡一塞。

“你喜歡就放你屋子裡。”

楊文閣慌忙放回原位,瘋狂擺手辯解:“叔叔,我冇有。我隻是在想,這上麵插些乾花或許好看。”

“而且......叔叔,我冇有拖鞋。”他低下頭,脫掉褂子疊好放在地上。

剛準備赤腳踏進房間,被一雙手扶住肩膀,強行停留在原地。

“文閣,我......忘了。真的抱歉。你不介意的話,可以穿這雙粉色的。”

江偉彎下腰從櫃子裡抽出一雙粉色拖鞋,整整齊齊擺在男生足尖前。

他耳根紅得滴血,暗暗罵自己傻,什麼都買了偏偏把這件忘到腦後。

等待幾分鐘後,他看到男生許久未動,脫掉自己的拖鞋,訕笑:“要不,你穿我的。現在也不早了,我去做午飯,你收拾東西。”

“明天其實我想帶你先去學校周圍看看,熟悉環境,畢竟還有一週你纔開學。對這裡熟悉些也好。”

“.......”

楊文閣忽然蹲下身,唇瓣緊抿,手輕輕握住江偉的腳腕,往上一抬。

把灰色的拖鞋重新穿回他的腳上,自己則穿上那雙粉色拖鞋。

江偉指指那間南麵的臥室,禮貌笑笑,今天他的臉幾乎都笑僵了。

以後要和這個小帥哥同一屋簷下,許久未通人事交際,他除了麵帶笑容,表示親和,根本冇有任何頭緒。去拉近雙方關係。

楊文閣乖巧地回到自己的房間,牆邊的書架有一大半都是空置,床單被罩也都是新的,整個房間寬敞明亮。

書桌上擺著新電腦,打開螢幕上是赫然四個大字:歡迎回家。

打開衣櫃是新的內褲和內衣,還有很多均碼的衣服,往下看,是各種秋褲和襪子。

楊文閣打開自己的行李箱,從中隻拿出一幅畫,雙手捧起,珍惜地往書櫃放去。剩餘的時間,簡單把房間收拾一下,臨末,他拿起床頭櫃江偉的照片,輕輕撫摸著。

指尖小心翼翼地觸碰,玻璃上便留下痕跡,注意到後,他神色慌亂,急忙抽出紙巾仔細擦拭。

放下照片從房間走出來,他探出一個腦袋,猶猶豫豫,躊躇不定。

良久,才緩慢開口。

“叔叔,我不是嫌棄,我是怕你女朋友嫌棄。”

廚房裡切菜的聲音戛然而止,江偉隨即哈哈大笑,擦掉眼角的淚水,辯解道:“冇有女朋友。我單身,這是前女友的。”

“不過你放心,我會給你買新的。”

年輕朝氣蓬勃的少年立馬展露笑顏,屁顛屁顛走到江偉身後,額頭輕輕依靠在他的肩膀。

聲音溫柔和煦——“謝謝叔叔,叔叔真好。”

他看到了。

男人儘管麵朝菜板,注意力已經分散,單薄的背猛地抖擻,耳根被刷了層紅漆。

-,你哭我不知道怎麼辦了!不哭了。”後背溫柔的撫摸,愈發力道變緊,緊到江偉可以感受到對方有力的心跳。楊文閣低垂著眸子,棕色的瞳孔注視麵前許久,他慢慢側過臉,在江偉滾燙的耳垂輕蹭。裝作無意地觸碰:“叔叔,我很乖的,我不哭。你以後都不許丟下我。”......懷裡的久未掙紮的人突然抵抗起來,楊文閣撐不住被推搡到門上,眼前迅速閃過一抹跌跌撞撞的身影。巨大的關門聲震耳欲聾,整個屋子都隨之振了一下。江偉背靠門蹲...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