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5 章

26

滿了各種刑具。微風輕輕吹,整棟樓隨之迴響。男人的手止不住顫抖,眼眶睜大,瞳孔緊縮,心臟猛地一窒。他蹲下身恐懼地雙手抱頭,淚水模糊了視線,卻隱隱約約看到自己身上。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出現了血跡,斑駁陸離,密密麻麻,如同梅花盛開在夏季。“不要!!!!”——————叮鈴鈴!叮鈴鈴!手機劇烈振動,從桌麵不受控製地往地麵滑去,在瀕臨掉落一刻。白皙的大手握住它,熟練地點了關閉。手心的汗水一點點落在手機上,滑膩的感...-

(終於……出院了。)

····

····

魯貝克島。

堂吉訶德家族駐地。

富麗堂皇的駐地大廳中,清涼的微風吹拂著窗台上的窗簾,泛起片片漣漪皺褶。

敞開的玻璃窗在風中發出吱吱呀呀的聲音,塵埃在陽光中飛舞。

寬敞柔軟的真皮沙發上,身穿白色襯衫的多弗朗明哥往後靠著沙發,腦袋往後仰,一本書遮蓋住他的麵孔。

“不……不……不!!”

熟睡的多弗朗明哥忽然渾身劇烈顫抖起來,豁然睜開雙目,彎著腰大口喘息,額頭上滲出了一層細密的冷汗。

他大口地喘著粗氣,墨鏡下雙目滲滿了猙獰的血絲,猛地端起旁邊茶幾上的紅酒,仰頭猛灌。

咕嚕咕嚕……

鮮紅如血的葡萄酒順著他的脖頸滑落,把他的白襯衫染紅一大片,他卻不以為意。

“多弗……”

托雷波爾等人不知道什麽時候已經走了進來,看著那顫顫巍巍地點燃一根雪茄的多弗朗明哥,眼神中瀰漫著憂色。

“我冇事……”

狠狠抽了幾口雪茄之後,多弗朗明哥才勉強冷靜下來,擺了擺手道。

同樣的夢。

燃燒的城牆,賤民的怒罵,父親的痛哭,還有那灼燒的疼痛……

“最近我們的生意怎麽樣?”

相比起剛來北海時的囂狂和稚嫩,此時的多弗朗明哥眉宇間少了幾分跋扈,多了幾分陰狠和成熟。

身體也長高了10厘米,麵容冷峻,一頭金色短髮留長了些許,梳起成利落的背頭,看起來已經頗有黑暗世界之王的冷傲氣質。

說到生意,托雷波爾興致勃勃地擺動著手杖,鼻孔下拖著黏糊糊的鼻涕,手舞足蹈道:

“我說……我說……經過這段時間的清掃,我們堂吉訶德家族已經把北海絕大部分的地下產業全部收入囊中!!”

“我們現在……已經是北海當之無愧的地下世界之王!!”

一旁的迪亞曼蒂也是激動道:

“這一切都來得太容易了!根本冇人能夠阻止我們的崛起!按照這樣的速度發展下去,我們的產業和生意,不到一年的時間就能夠輻射到偉大航道!”

琵卡尖聲笑道:

“北海那些囂張跋扈的國王和貴族都跟哈巴狗一樣對我們搖尾乞憐,多弗……你應該看看他們的嘴臉,哈哈哈哈哈!!你一定會很享受那樣的畫麵的。”

聽著自己視作家人的幾名核心乾部滿臉笑容、對未來充滿信心的表情,多弗朗明哥內心的陰霾也隨之消散了不少。

他舔了舔乾裂的嘴唇,獰笑道:

“北海隻是我們征服這片大海的第一步,等我們擁有了足夠的原始積累,我們就會離開這個地方。”

“我有種感覺,新的時代馬上就要來臨了。”

說話間,多弗朗明哥握緊了拳頭,陰冷的墨鏡下閃爍著詭譎的寒芒。

一股若隱若現的磅礴氣勢,幽深地從他的身體中散發而出,讓他身披的粉色羽毛大衣無風自動起來。

托雷波爾等人見到這一幕,看向多弗朗明哥的眼神中毫不掩飾其崇拜和狂熱。

原本他們還擔心,當他們的少主向那個海軍臣服之後,多弗朗明哥將會失去其王者的氣魄。

可現在看來,偉大的少主並冇有因此而一蹶不振!

甚至他的氣勢比起之前,還變得更強了!!

“不過少主,北海海軍那邊收取的稅金,是不是太多了?”

這時候一直沉默不語的維爾戈忽然悶聲開口道:

“我們在北海養了這麽多人,經營著如此龐大的產業,可到最後超過五成的利潤都得上交到北海海軍——”

冇等他說完,多弗朗明哥便是眼神冷酷地掃了他一眼,打斷道:

“有些錢我們賺不了,冇有海軍的庇護,我們的生意不可能進展得這麽順利。”

雪茄的煙霧繚繞著他的臉龐,顯得陰沉無比。

“再等等吧,達倫那傢夥不可能永遠都待在北海……”

一抹桀驁不馴的冷笑漸漸在多弗朗明哥的嘴角掀起。

“他以為能夠把我控製得死死的,可人總歸有疏忽的時候。”

聽到自家少主的話,托雷波爾等人都是不約而同地露出奸詐的笑容。

這纔是他們英明而神聖的少主。

絕不可能臣服於他人!

可就在此時——

異變陡生!

轟隆!!

家族議事大廳忽然彷彿被一枚從天而降的隕石撞上了一樣,伴隨著巨大的轟鳴聲,堅固的牆壁驟然粉碎、崩塌。

狂龍般的塵埃和亂石在風暴中掀起,咆哮的氣浪直接把托雷波爾等人直接掀飛出去,重重撞入廢墟中,口吐鮮血。

“賊哈哈哈哈哈!!!多弗朗明哥那個小鬼呢!?快滾出來見老子!!”

一道桀驁、嘶啞的獰笑聲響起,灰頭土臉的托雷波爾等人滿臉難以置信地看著那一道戴著牛角盔、從煙塵中緩步走出的魁梧身影,瞳孔劇烈戰栗起來。

“你是誰!?”

“竟然敢闖入堂吉訶德家族的駐地!”

“你這是在找死!!”

“……”

數道怒吼聲同時響起,托雷波爾眾人憤怒地朝著那一道人影一躍而起,使用出各自的攻擊手段。

可下一秒,他們連那人的動作都完全看不清,隻感覺眼前一花,整個人便是如同被一輛高速行進的列車生生撞上了一樣,身體如炮彈般倒飛出去。

轟隆隆……

一堵堵厚實、堅固的牆壁被他們撞垮,崩塌,掀起浩蕩煙塵。

嗖!!

這時候,一道尖銳無比的爆鳴聲忽然炸開空氣波瀾。

嗤!!

鋒利無比的絲線從多弗朗明哥的手中噴射而出,輕鬆切開了岩石和大地,朝著那一道魁梧的身影狠狠“斬”落!

赫然是多弗朗明哥出手了!!

然而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了——

隻聽到“鏗”的一聲,宛如金鐵碰撞,鋒利無匹的絲線切割在那人的胸膛上,竟是綻放出一長竄的璀璨火星。

多弗朗明哥瞳孔一縮,分明看到那人的上半身都覆蓋著一層漆黑鋥亮的無形鎧甲,反射出幽幽的寒芒。

“武裝色霸氣!”

他來不及驚呼,視線中已經失去了那個傢夥的蹤影。

砰!!

沉悶的響聲傳出,一隻沉重的拳頭死死撞上多弗朗明哥的腹部,讓他身體彎曲,眼球瞬間從眼眶中凸出,嘴巴張開。

一隻大手抓住了他的金色頭髮,把他的腦袋揪起。

一張粗糙、冷酷而殘忍的麵孔映入眼簾。

“你就是多弗朗明哥是吧?”

邦迪·瓦爾多俯瞰著麵前嘴角溢血的金髮小鬼,冷笑道:

“聽說整個北海的軍火走私都是你麾下的產業?”

···

···

···

···

經曆了接近10天的高燒、吊瓶、躺屍,俺老馬終於出院了(大哭)。

今天調整一下狀態,明天開始恢複正常更新,求大佬們支援,感激不儘哈。

-照片從房間走出來,他探出一個腦袋,猶猶豫豫,躊躇不定。良久,才緩慢開口。“叔叔,我不是嫌棄,我是怕你女朋友嫌棄。”廚房裡切菜的聲音戛然而止,江偉隨即哈哈大笑,擦掉眼角的淚水,辯解道:“冇有女朋友。我單身,這是前女友的。”“不過你放心,我會給你買新的。”年輕朝氣蓬勃的少年立馬展露笑顏,屁顛屁顛走到江偉身後,額頭輕輕依靠在他的肩膀。聲音溫柔和煦——“謝謝叔叔,叔叔真好。”他看到了。男人儘管麵朝菜板,注...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