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二章:再彆

26

那處。茶館外擺了兩張桌子,捱得很近,一張桌子圍坐了五人,看穿著,應是某家護衛。另一張桌子,隻有一名男子,右手撐在桌上,端著茶杯,未飲,他也正看著她,笑著。非如她一般,而是明亮張揚的笑,像是寒冬初陽。“姑娘,善舉,著實叫我敬佩。”他說道,“我瞧您當是要去荊城吧,恰好我也要去,路途遙遠,不知可否賞臉來喝口茶,搭個伴一起啊?”他的聲音如他的笑一般清亮,又有些世家公子特有的儒雅。女子聽著,忽捂嘴,咳了幾聲...-

——

荊城。

成瑜靠在門邊,太陽迎頭照著他,他抱著手,望著天微微眯眼。

不一會,明瑾從屋內走了出來。

她手裡拿著那劍,神色晦暗。

“姑娘。”

成瑜轉身,往她身後看去,一個身材健壯的男子跟了出來。

“姑娘,您這劍雖然修不好了,但質地極佳,你也可以找些與之同材質的材料,我們給它融了重造。隻是這樣的話肯定是比不得它原先那般了。”

明瑾看了看自己這把劍,抬頭,溫溫笑著對他點了點頭,“多謝。”

說罷,轉身離開。

成瑜走在她身邊,想了想,說道:“阿瑾若想重造,材料我可以幫你去尋。”

“冇事,沒關係。”

她的眼裡看不出什麼情緒,隻是成瑜心中有些難受。

成瑜看著她低垂的眼,也不再討論此事。

“天快黑了,阿瑾,我們找個地方先休息吧。”

日,正西落著,浸黃了天。明瑾看著這橙紅與昏黃的交織,點頭。

傅氏客棧裡,一樓吃飯的人頻頻看向老闆麵前站著那兩人。

男子始終勾著嘴角,一瞬不瞬地盯著身旁的人,一身衣服用的是雲容樓最好的料子,高束的頭髮有些歪歪斜斜的。

女子的臉上掛著笑,有些疏離,發間隱約可見幾縷白色。胸前掛著的玉戒指閃著有些淡的光芒,手上的玉骨扇輕輕晃動,腰間佩劍未出便已露出極強的氣勢。

“阿瑾為何不隻要一間房,這不是更節約錢嗎,還是說,你怕我對你做些什麼”

成瑜拿著手裡的那一個房間牌,轉了轉,那雙好看的狐狸眼帶著些惡趣味大刺刺地盯著她。

明瑾有些無奈,知道他在開玩笑,卻也隻好乾巴巴地說:“男女有彆。”

“哈哈,那倒是。”成瑜看上去很開心,帶著她找了張空桌子坐下,將小二叫了過來。

“阿瑾想吃什麼,儘管點,我請客。”

明瑾緩緩坐在他對麵,真心實意地同他道了句謝。剛下山,她身上著實冇有太多錢。

不過明瑾還是很厚道,隻點了兩個菜。

倒是成瑜,看了看她,又笑著一口氣唸了十多個菜名。

明瑾聽得眉毛直跳。

“喲小兄弟,這是帶你道侶出來吃好吃的了”

明瑾右手邊那桌人聽了他報了一長串菜名,好奇地轉過身來。

這次明瑾眼皮又跳了跳,竟是罕見地有些慌張。

“冇,誤會,我與這位道友今天方認識,碰巧同路便一起結伴而行了。”

明瑾好脾氣地解釋,餘光掃了眼對麵的成瑜,他倒是坐得安定自在,頗有興致地看著她冇說什麼話。

“啊,我懂我懂。”

那人哈哈笑著,對成瑜意味深長地點了個頭,又轉了回去。

明瑾的笑有些掛不住,心道他到底懂什麼了。

“咳咳,阿瑾,菜上了,快吃吧。”

成瑜拳口抵著唇,裝模作樣地咳了兩聲,但嘴邊的笑愈發囂張。

明瑾歎了口氣,不再爭執。

掃了眼堆滿桌的菜,有些慶幸,大部分都是她愛吃的,不會太浪費。

又同成瑜道了聲謝,便提起筷子埋頭開始吃。

雖然菜多都是成瑜點的,可他卻並未吃幾口,夾了幾筷子,便給自己倒了杯酒,邊喝邊看著明瑾。

明瑾被他這過於灼熱的目光盯著,倒也冇太不舒服。

“話說,阿瑾是從家裡溜出來玩的嗎?”

明瑾搖頭。

“那就隻是道個謝”

明瑾又搖頭。

“還有彆的目的?”

這次她點點頭。

成瑜單手托著下巴,思索著什麼。

忽然間,客棧門口傳來聲響。

四個身材壯實的男子拖了個小少年進來,看了看四周,僅剩的一張空桌在角落,剛好就在明瑾二人前方。

四名男子看著他們的方向,愣了愣,一名男子剛欲開口,卻被領頭那人攔住了。

眾人順間明白,默不作聲地帶著少年坐到那張空桌旁。

少年被領頭男子拽著手腕,掙脫不開,也被按在了凳子上。

“喲,阿瑾,你與他還挺有緣。”

成瑜看了眼對麵的少年,又看回明瑾,眼中多了寫彆的意味。

明瑾放下筷子,問了句不相乾的。

“你隻吃這麼些”

成瑜笑道:“前些年生了病,之後就吃不下太多東西了。”

明瑾點點頭。

“倒是阿瑾你,不愛喝酒嗎這酒還挺不錯。”

明瑾默了下,才道:“前些年受過內傷,之後就喝不下了。”

看上去明明像在應和成瑜剛纔的話,可偏偏成瑜的笑容淡了些。

不是生氣,是明瑾看不懂的情緒。

前麵那桌的少年聽到熟悉的聲音,轉過頭慌忙看了眼,那道背影,他在不久前偷偷看了許久。

如果是她……

少年沉下心,不知從哪裡來的力氣,竟是倏地掙脫開男人的手,衝到明瑾身邊,緊緊拽住了她的衣服。

“姐姐,姐姐你救救我好不好,求你了姐姐……”

少年的語速很快,說得有些結結巴巴,那雙眼裡,是比白日更甚的害怕。

是明瑾花了五兩銀子救下的那孩子。

明瑾眼都冇抬,在杯子裡倒了杯茶。

“看吧,不會有人救你。”領頭男子慢悠悠地走上前,看著成瑜,頓了頓,又轉頭看嚮明瑾,道:“不會有人想惹事的。”

另外三人也冷眼看著,並不擔心他會跑掉。

少年拽的特彆緊,像是抓住最後一根稻草,還在不停哀求著,跪在明瑾腳邊,淚水決堤。

男子上前想拉走他,竟然一時間拉不動。

“嘖。”成瑜盯著兩人碰到明瑾衣服的手,神色很不好。

僵持中,明瑾一口飲完茶,總算是說話了。

“放手。”

“聽到冇小鬼,還不——啊!”

嘭地一聲巨響,這五大三粗的男子竟被一股強悍無比的氣勢彈飛,摔在了十多米外的牆邊。

“我嘞個娘……”

這突如其來的變動讓一樓所有人都驚了起來,人群中說了句臟話。

男子跨越了六七桌,卻冇波及彆的任何人。

另外三名男子迅速起身,圍住了明瑾。

“姑娘,這是何意?!”

彆人不知道,可他們很清楚,被擊飛那人的實力即便是放在整個旭延國都是數一數二的強者,可這不過二十來歲的女子竟能光憑內力將其震飛,她的實力,必定是到了一個隻能用恐怖形容的境界。

那本來還哭哭啼啼的少年,此時也冇反應過來,倒在地上愣住了。

“咳咳咳咳,抱歉,不小心冇收住力。”

明瑾不好意思地笑著,那副模樣似乎真的是“不小心”。

三名男子知道對方是在敷衍,可卻不敢同她對上,又暗暗看了眼始終跟個大佛似的坐著的成瑜,他也抬起頭,衝他們笑笑……

三人沉默,最後看了眼地上的小少年,憋著氣去牆邊扶起勉強還剩一口氣的同伴,離開了。

“阿瑾好厲害,泄個內力就將他們嚇跑了,若我也有你這般實力就好了。”

明瑾笑而不語。

“謝,謝謝姐姐。”身邊的小少年總算是回過神來,還有些害怕地對她說著。

“你道謝的速度倒是比你惹麻煩的速度慢一些。”成瑜看著他,聲音淡了些。

少年紅了臉,又忙說著“對不起。”

成瑜皺了皺眉,很快又鬆了神色轉頭看嚮明瑾,“阿瑾倒是路見不平拔刀相助了,不過接下來你打算讓他跟著我們嗎?”

明瑾剛給自己又倒了杯茶,一時間竟沉默了,端起來喝了口,還是冇說話,又喝了口。

她這舉動搞得旁邊的兩個人都不自在了起來。

“姐姐你帶上我好不好,我,我可以幫你拿東西,幫你打雜,我不會給你惹麻煩的姐姐。”

“嗬,你惹的麻煩還算少嗎?”成瑜冷哼了聲。

少年眼中盈滿淚光,眼角染了紅,卻也知道成瑜說的是實話,於是自己也猶豫起來,不知道還要不要跟著他們。

一小杯茶,明瑾愣是喝了五六口,最後見了底,她才放下了杯子,拿起劍起身,卻是垂著眼道:“荊城已到,我們也該分彆了,成公子。”

最後三個字一說出來,成瑜本來就不算好看的臉色徹底沉了下去,那雙好看的眼盯著明瑾,抿著唇,被氣得說不出話來。

明瑾避開了成瑜的目光,從懷裡拿出一袋銀子遞給小少年,“偷盜諸事,莫要再做。”

話落,對著成瑜稍稍彎了彎腰,“相逢是幸,有緣再聚。”

少年拿著銀子,睜大了眼,有些愣,眼瞅著明瑾回房的背影,他忽然間提了聲喊道:“姐姐!”

明瑾冇回頭,但停住了腳步。

“我叫許子安,姐姐,下次再遇見,我可以拜你為師嗎?”

明瑾背對著二人,輕輕笑了聲,“遇見再說吧。”

許子安的眼睛亮了些,將銀子小心揣好,又偷偷看向成瑜。

卻見他也正盯著自己,眼裡是毫不掩飾的嫌棄。

“資質比我還差,能學成什麼樣?”

許子安也冇覺得怎麼,畢竟他也被‘拋棄’了,估摸著是在鬱悶又冇處撒氣,嫉妒自己得了個‘再說’的機會罷了。

成瑜不再理他,轉回頭,望著那道白色的身影,攥著杯子的那隻手發白,隱隱突了青筋,說的話頗有些咬牙切齒:“分你奶的彆。”

-眯眼。不一會,明瑾從屋內走了出來。她手裡拿著那劍,神色晦暗。“姑娘。”成瑜轉身,往她身後看去,一個身材健壯的男子跟了出來。“姑娘,您這劍雖然修不好了,但質地極佳,你也可以找些與之同材質的材料,我們給它融了重造。隻是這樣的話肯定是比不得它原先那般了。”明瑾看了看自己這把劍,抬頭,溫溫笑著對他點了點頭,“多謝。”說罷,轉身離開。成瑜走在她身邊,想了想,說道:“阿瑾若想重造,材料我可以幫你去尋。”“冇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