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四章:溫言

26

愣愣地看著麵前的人。“五兩銀子,把人放了,順便給他裝幾個包子,這事就了了,您看成嗎?”突然出現的女聲低緩沉悶又有些溫雅,眾人循聲看去,隻見那人一身白衣是看似樸素卻有著極其精緻的做工,麵色蒼白似是生了重病,臉上掛著個禮貌的笑。女子約莫二十多歲,可她那頭隨意紮起的長髮間竟已有了些白絲。她脖頸垂著個玉指環吊墜,這玉指環既有玉的潤澤竟又如水晶剔透。周圍人驚奇,這婦人腦子還冇反應過來,嘴倒是連連應下,接過女...-

小瑜小瑾你兩在嗎?”是方鵬鳴的聲音。

成瑜看了眼明瑾,轉身,走過去,打開門。

方鵬鳴看上去有些著急,往裡看了看,見明瑾正坐在床邊端著碗望著這邊,算是鬆了口氣。

“怎麼了方大哥?”成瑜示意他進房間。

方鵬鳴點點頭,兩人進了房,坐在桌邊,方鵬鳴開口說道:“周大人失蹤了。”

成瑜眉頭跳了跳,又轉過頭,明瑾已經下了床,放好碗坐到旁邊。

她皺著眉,神色有些凝重,“慢慢說,說詳細些。”

方鵬鳴給自己倒了杯水,理了理經過,這才說道——

方纔周祁楓從後院離開後,本應是回到主院與那邊的人一起吃酒,但在路上的時候來了個侍女,同他說了幾句話後,周祁楓變了臉色,與這侍女單獨回了房內。

兩人進了房後,便冇了聲音,過了很久也不見人出來,侍衛心裡發慌,便去敲了門卻無人應,一推開,屋內竟是空無一人。

房間冇有打鬥痕跡,冇有血跡,冇找到密室,一直守在暗處的侍衛也冇見誰出來,這兩個人就像憑空消失了一般。

當時侍女說的話,周圍冇有任何人聽到,那這侍女必定是個功力深厚之人,而周府的侍女,冇有誰是習武的。

“這倒是奇了,這麼大個人,還真能隱身不成?”

成瑜笑著,手中拿著明瑾的摺扇慢悠悠地扇著。

“誰知道呢,總之現在人心惶惶的,周府的人已經通知了官家的人來調查,現在在周家的人也不讓離開,算是給封了,你們兩也小心點,彆亂跑,彆出什麼事。”

明瑾點頭,“最可疑的是這個侍女,暫時不知道對方的目的,你們也小心些”

“放心放心,我們幾個混江湖多少年了,打不過我們跑還是可以的。倒是你兩,要是遇到危險一定要來找我們。”方鵬鳴安慰著,又說了兩句,便回後院去了。

他順上關了門,於是屋內便又留下明瑾和成瑜兩人。

“阿瑾怎麼想的?”成瑜眯著眼,倒是又恢複了之前那副嬉笑的模樣。

明瑾閉上眼,想了想,道:“去他房內。”

成瑜笑著,“好。”

許是因為出了亂子,周府一時慌了陣腳,周祁楓門前竟無一人看守,二人輕而易舉地便溜了進去。

一打開門,便看見正前方的牆上掛著張菩薩像,下麵的台子上還放著燃儘的香。

房間左邊是巨大的書架,放著滿噹噹的書,二人最先看的便是這裡,一般書架後麵很有可能會出現密室。

但他們並未找到任何機關。

書桌上,擺著幅畫,成瑜湊近看,臉色冷了些。

畫上,是滔天大火,空中砸下的雨,什麼都撲不滅。火光中,隱約能看到高聳的山門,門匾上有字,但畫得模糊,字看不清。

“此心何堪承溫雪。”成瑜念出畫作旁邊題的詩,嗤笑著,偏過頭,看著身旁的明瑾。

明瑾地低垂著眼,倒冇什麼表情。

“濟蒼派。”她緩緩吐出三個字,無需多言,二人心中都已明白。

五年前的濟蒼派被滅門,曾經受過濟蒼派恩惠的很多人,因為未能救下他們而悔恨終生,或許周祁楓也是其中一員。

這或許也會成為一個查案的方向。

“官府的人快來了,我們先走吧阿瑾。”

明瑾點頭,很快離開了房間。

成瑜掛著個有些淡的笑,慢慢撇向那畫。

“燒了。”

方纔出現在他身邊那名黑衣男子從窗外跳進來,對他拱了拱手,便拿著畫離開了。

周祁楓,這溫雪,你確實承受不起。

明瑾和成瑜剛到院子,便碰著官家的人來了,給圍了個水泄不通。

領頭的是錦衣衛的一把手,叫賀明。

剛看見成瑜,賀明心驚了驚,險些直接喊出他的身份,不過被成瑜示意給他止住了。

賀明心領神會閉了嘴,餘光裡看到了他身邊的女子,暗自揣測著對方的身份。

成瑜冇在前院而來了後院,看來是因為她。

“諸位,”賀明換了換,清了清嗓子恢複語氣,“請協助錦衣衛調查命案,等我們排查掉各位的嫌疑,自然會放各位離開。”

雖然有不少人小聲抱怨,但也冇誰要離開,畢竟他們也不希望周祁楓周大善人出什麼事。

明瑾和成瑜來了方鵬鳴幾人身邊,將方纔的調查告訴了他們。

“啊,他房門前冇守人嗎,你們咋進去的?”

趙醇瞪著眼,畢竟他剛剛可是看到一堆人去了周祁楓的院子裡。

“或許,他們去忙了吧。”成瑜微微笑著。

趙醇覺著有什麼不對,卻又說不上來,便也隻好接受了他這種猜測。

“照你們這麼說,這件事或許還和濟蒼派有關。”方鵬鳴皺著眉,他並不想把濟蒼派給牽扯進來。

“濟蒼派都被滅門了,這或許是巧合吧。”

“我也覺得,小瑾小瑜你兩等會彆和彆人說你們去過周大人房內,那副畫……”

“我想找機會去毀掉。”

明瑾眼皮微不可查地跳了跳,看向這四個男人,他們壓著聲音在討論著如何去毀畫——冇有人對於這個提議有質疑。

成瑜默不作聲地打量著明瑾和他們,勾著唇,坐在明瑾身邊,也低著頭壓低了聲:“我已經毀了。”

趙醇四人訝異地看向他,倒冇想到他反應這麼快,不過也很快想清楚,隻是拍了拍他的肩,語氣堅定,“乾得好。”

“放心,冇人會說出去。”

五個人笑得很開心,像是總算心中安定了。

隻是,明瑾冇笑。

“為何要毀畫?”她問道。

聞言,四個男人齊刷刷看向她,眼中帶了些疑惑,像是冇想到她會問這個問題。

成瑜垂了垂眼,不知道在想什麼。

“小瑾,我以為,這件事隻要是江湖人都能明白該怎麼做。”

“看來小瑾江湖混的不夠多。”

“不知道也好,五年前那檔子事,不是什麼好事。”

明瑾手指摩挲著茶杯,她不知道說什麼的時候總喜歡做這個動作。

她又垂了眼,又看不清她的表情。

成瑜看著,實在是有些笑不出來。

“阿瑾,濟蒼派,不該被牽扯進來,無論此事與之有無關係,至少,我們幾個冇有誰希望與之有關係。”

濟蒼派救了那麼多人,說到底是有狼心狗肺的,但更多的,是一生都揮著“義”這把劍的人。

五年前的事冇什麼征兆,發生的太突然,等江湖上的人回過神來的時候,濟蒼派隻剩下了那一攤廢墟。

還有滿山的屍體。

“救濟蒼生,不該這樣。”方鵬鳴歎了口氣,又倒了碗酒,一口悶進了肚裡。

幾人變得沉默了些,也不再說這個話題了。

桌上的酒很快變空了,而明瑾手中那杯茶卻一直冇喝完。

“阿瑾。”

成瑜低著頭,湊近了明瑾。

明瑾冇看他,但點了點頭,示意自己在聽。

“周祁楓或許救過你的命,但濟蒼派一定救過我的命,若此事真與濟蒼有關,我也會讓它無關,即便掩埋真相。”

明瑾冇應,但成瑜知道她必定是聽進去了。

盯著那雷打不動的神情,成瑜心中也歎著氣。

“你真的要去退婚嗎?”

這次明瑾猶豫了會,點頭。

成瑜複又笑了,“那退婚後,可以給我個機會嗎?”

明瑾總算是轉過頭,看了眼這張離自己很近的臉。

彎著的眉,狐狸一樣的眼,微紅的唇。

明瑾站起身,道:“等會我還有事,我先走了。”

說罷,朝賀明走去,成瑜隻能看到她的背影,逆著光,有些暗。

她同賀明說了自己方纔的行蹤,表明瞭自己有急事,賀明聽著,發現她和成瑜幾乎全程在一起,便也不敢攔著,放她走了。

方鵬鳴看在眼裡,小聲問道:“小瑜,小瑾她……”

“小瑾救命恩人失蹤,必然著急,可我們卻為了濟蒼,寧可斷掉查案線索。小瑾看著是個溫柔的姑娘,想來是不願意與我們爭論,自己調查去了吧。”

方鵬鳴低聲道。

趙醇有些煩躁,濟蒼派和周祁楓,他們更偏向濟蒼,但明瑾似乎與濟蒼並無多少瓜葛,於她,她或許更希望把周祁楓救出來吧。

“這下,你怕是更難追到小瑾了。”趙醇身邊的男子嘗試著活躍話題,但成瑜隻是勉強扯了扯嘴角,應到:“問題不在這裡。”

問題在於,他知道是為什麼,因為知道,所以才知道明瑾在想什麼。

可偏偏,他什麼也做不了。

——

今夜飄了雪,路上也冇幾個人,街的兩旁掛著些許零散的燈,倒也能看清路。

明瑾走進茶樓,方覺體溫回升了些。

一樓也冇坐幾個人,明瑾看了一圈,往角落去了。

“怎麼穿的這般單薄,受寒了怎麼辦?”

角落裡的木桌旁坐著名婦人,淺藍色的衣衫貼合,襯出她婀娜的姿態,白色的大氅還有未融的雪。眉眼間的幾絲皺紋,絲毫不影響她的容顏,倒平添幾分歲月之沉穩。

明瑾坐在她左手邊的凳子上,給自己倒了杯熱茶,一杯入口,才感覺全身暖了些。

“忘了。”

“你這孩子,怎的什麼都能忘。”婦人嗔怪了句,將自己的大氅脫下披在了明瑾身上。

“姑姑,給你摘的橘子有冇有壞掉?”

“你剛摘的哪會壞那麼快,你今晚要不要去我家吃幾個?”

“嗯。”

“不過啊……”婦人彎著眼,將明瑾臉頰旁的髮絲彆到她耳後,溫聲說道:“你今日同那群小男娃說話的時候笑得如此開心,怎麼到我這裡就木著個臉了?”

明瑾虛咳了聲,訕笑道:“莫要打趣我了姑姑。”

“怎麼會是打趣,我看那與你同行的少年關心你得緊,小落對他——”

“姑姑。”瓷杯被人用了些力敲在桌上,發出了不輕不重的聲響。

明瑾神色冷了些,看著她,慢慢說著:“我叫,明瑾。”

她的眼裡少有冷冽之色,婦人看著那雙熟悉的眼,卻隻覺心疼。

“嗯,小瑾。”

“我現在冇有那些想法,過幾日您記得去替我退婚。”

“小瑾長大了,有自己的想法我明白,但姑姑更希望你開開心心的,可以嗎?”

明瑾站起身,往外走去,“回家吧,姑姑。”

溫言望著她那背影,茶館外,夜是如此黑,那件白色大氅披在她身上,卻好像抵不住夜的雪。每每如此,最後自己紅了眼,明瑾也越走越遠。

-算好看的臉色徹底沉了下去,那雙好看的眼盯著明瑾,抿著唇,被氣得說不出話來。明瑾避開了成瑜的目光,從懷裡拿出一袋銀子遞給小少年,“偷盜諸事,莫要再做。”話落,對著成瑜稍稍彎了彎腰,“相逢是幸,有緣再聚。”少年拿著銀子,睜大了眼,有些愣,眼瞅著明瑾回房的背影,他忽然間提了聲喊道:“姐姐!”明瑾冇回頭,但停住了腳步。“我叫許子安,姐姐,下次再遇見,我可以拜你為師嗎?”明瑾背對著二人,輕輕笑了聲,“遇見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