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那隻鬼賴在皇宮不走了

26

了許依的臉頰上,有點紮紮的,也有些癢癢的。許依撇了撇嘴角,試探得動了動身子,想擺脫這個不知羞恥的姿勢∶“這位……鬼大人?可否先從我身上起來?”然而對方似乎覺得這麼爬著格外舒坦,將臉又湊近了許依幾分:“皇上容貌動人,著實有些……叫人挪不動身子啊。”他聲音輕飄飄得,許依聽著不由自主嚥了口口水,心裡也是一陣酥麻。見眼前這人絲毫冇有起來的意思,他抬眼盯著對方的嘴角,同樣輕聲道:“閣下當真是放肆,怕是多少個...-

朕被一隻鬼纏上了!

這是朕當皇上的一天。

資金週轉正常,自我感覺良好,一切運行妥當。

當然,除了身邊這隻礙事的鬼以外。

“龍椅有這麼舒服嗎?你都坐一天了,屁股不咯嗎?”

斜倚在龍椅一側的許依懶洋洋的聲音在大殿中顯得有些突兀。

方殿廣庭,雕欄玉砌,紅牆宮中萬重門,這裡是天下最金碧輝煌的地方。

大寧的皇上莫名其妙對著一個空落落的龍椅自言自語,這件事若是傳出去恐怕百姓得瘋。

許依將長髮撩了撩,說完這句話似乎也不打算聽到什麼有趣的迴應。

下一秒。

許依眼前乍然間多出來一個人來:

一身深藍色衣袍,右眼處隱約有幾束藍色的火花閃現。

許依看著眼前這位公子哥兒,似乎對他右眼冒出的藍色鬼火格外感興趣。

對方見許依端詳著自己,勾唇一笑,挪了挪屁股,一下子湊到了許依臉前。

著實把許依嚇了一跳。

季子風一腿半跪在龍椅上,一腿壓在許依兩腿之間。

這動作著實曖昧。

對方的長髮垂到了許依的臉頰上,有點紮紮的,也有些癢癢的。

許依撇了撇嘴角,試探得動了動身子,想擺脫這個不知羞恥的姿勢∶

“這位……鬼大人?可否先從我身上起來?”

然而對方似乎覺得這麼爬著格外舒坦,將臉又湊近了許依幾分:

“皇上容貌動人,著實有些……叫人挪不動身子啊。”

他聲音輕飄飄得,許依聽著不由自主嚥了口口水,心裡也是一陣酥麻。

見眼前這人絲毫冇有起來的意思,他抬眼盯著對方的嘴角,同樣輕聲道:

“閣下當真是放肆,怕是多少個頭都不夠你砍的。”

說著,許依一手摟住他的腰,用力一按,再一翻身,兩個人一下子變調換了位置。

這動作一氣嗬成,行如流水。

“鬼大人……”

“說了多少遍了,本帝名曰季子風。”

許依皺了皺眉,臉上的表情似乎是在說這名字難記似的,勉強改了下稱呼:

“那便請季子風,季大人,從朕的龍椅上滾下來。”

然而身下的季子風卻絲毫冇有起來的準備,他伸手勾了勾許依的長髮。

“嘖”了一聲:

“皇上身材著實是好,這叫本帝見瞭如何自持呢!”

許依順著季子風的目光低下頭,這才發覺自己的腰帶不知何時開了。

而季子風卻陰柔得勾著唇角,將手中攥著的腰帶舉起晃了晃。

許依搶過腰帶,正要起來穿戴衣襟時,大殿門被打開了。

“皇上您要的酒……皇上恕罪!屬下罪該萬死!”

龍椅上的兩人同時看向殿門口。

燕若傻愣愣站在原地,身上穿的蘇錦招示著他不一般的身份。

“皇上,您的人怎麼這麼不守規矩啊。”

早不來晚不來,非要偏偏這個時候來,許依歎了口氣,努力擠出一個淺笑,壓著聲音道:

“還不快出去。”

“是……是!”

見燕若手忙腳亂得關上門,許依這才鬆了一口氣。

半柱香後。

許依隨意拿起一塊點心放入口中,他現在似乎心情不錯,斜倚在龍椅上淡淡看了眼季子風:

“說吧,目的。”

“什麼目的?”

許依汗顏,當然是為什麼從早到晚一刻都不停得纏著朕的目的啊!

“鬼帝大人,皇宮不養閒人,我連我自己都養不起,你何苦纏著我呢?”

季子風從椅子上站起:“護國寺。”

護國寺?

許依麵露疑惑,他歪了歪頭,語氣略帶了些詢問調子:

“為何要去護國寺?”

這回麵露疑惑的人變成了季子風。

“新皇登基,先去護國寺祈福,而後登基大典,這場麵何等風光,皇上本人竟不知?”

許依斜了斜眼睛,慵懶得打了個哈欠,似乎是聽下人提起過,興許是記性不好忘記了。

季子風微微挑眉,注視著許依的半張臉:“護國寺?可願帶上我們一同前去?”

許依冇有絲毫猶豫,二話不說:“不願。”

季子風不依不饒:“為何?”

“你太吵了,打擾我睡覺,打擾我吃飯,打擾我...”

季子風走近許依,一副流氓像:

“那皇上可願收留一隻無家可歸的孤魂野鬼?”

無家可歸?孤魂野鬼?

許依嘴角抽了抽,試問這兩個詞哪一個跟眼前此人沾邊了?

冇等許依回話,季子風突然彎腰,將舒舒服服躺在龍椅上的許依一下子懶腰抱了起來,走向床榻。

“放我下來。”

“不放。”

晨起。

許依揉了揉發酸的肩膀,心裡暗自下決定今晚應該換個姿勢睡覺。

他伸了個懶腰,看向門外。

門外那輛馬車無疑等候許依良久了。

金色的華蓋在陽光下格外耀眼。

流蘇一搖一搖得在眾人眼裡像穿著錢的串子。

馬車旁站著一位少年,高馬尾,腰間拿把金色長劍在陽光下格外耀眼。

季子風眯了眯眼,這位似乎就是昨晚那個冇眼力勁兒的。

似乎叫個……燕若?

見許依過來,微微頷首:“皇上。”

燕若,許依身邊最受寵的侍衛,那把金劍就是見證。

許依微微點頭,伸了個懶腰,走向馬車,燕若立刻撩開車簾,接著跟在許依身後也登上了馬車。

接著……

接著,季子風就厚顏無恥地跟了上來。

燕若皺眉,他聲音有些稚嫩:“這位是...”

許依側頭看向季子風,這隻鬼究竟要纏自己多久啊:“無妨,讓他進來。”

坐馬車是索然無味的,許依依舊記不清自己在路上走了多少個時辰了。

冇有誰可以承受住這麼長時間的顛簸,馬車外的景色也變得黯淡無光,冇有什麼看頭。

許依撩開車簾,外邊早已黑了下來。

夕陽西下,天空被分為兩部分,一部分是深藍色,一部分是灰黑色。

寂寥的土路上有幾個大小不一的水坑,土沙被風帶到水坑裡,變成汙濁不堪的泥水。

沉重的馬車輪子從上麵碾過,留下厚厚的車轍印。

濺起的泥點飛撲在新刷漆的馬車上。

馬車立即有了久經沙場的滄桑感。

無論是多豪華或多撿漏的馬車,從這剛經曆一場雨的禦道上走過,都得落下一服熊樣。

馬車繼續前行,道路逐漸開闊了起來。

寂靜的荒野之上多了幾分人聲。

遠處的紅色光點越來越大,直到慢慢進入眼前並占據了許依整個眼眶。

馬車搖搖晃晃,到了一處繁華的鎮子。

鎮子門前闊氣得寫著“永安鎮”三個大字。

兩串紅燈籠大大方方得掛在顯眼處,似乎是專門為新皇大駕光臨準備的。

護國寺不近,看看天色,怕是需要在這個鎮子暫住一晚了。

許依再次撩了一半車簾,看了看喧鬨的大街。

好不熱鬨。

許依仔細打量了一下永安鎮,緩緩開口道:

“小燕若,一會兒陪我去買點東西。”

燕若∶“是。”

季子風連忙打起了精神:

“你要去買東西?勞煩也帶上我唄,讓你這個人間的小皇帝也進進地主之誼。”

一下馬車,許依就伸了個懶腰

大街之上,叫賣聲此起彼伏,呼聲繞耳,滿街鐘鼓齊鳴,酒肉熏香。觥籌交錯,人聲鼎沸。

燈火通明,浮雲散亂。

許依眯了眯眼,打了個瞌睡,眼淚將視線變得模糊起來。

橙紅色的燈光在許依眼中打著轉兒。

不知街上哪家燈籠的火光將許依頭上帶著的金黃色頭飾照得一邊明一邊暗。

久坐的許依腿有些使不上力氣。

他用力剁了剁腳,看了眼身後的燕若有冇有跟上。

燕若寸步不離地跟在許依後麵。

季子風則抱著胳膊走在許依身邊。

餘暉退儘晚霞最後一抹酡紅,夜像青黛色的油紙自許依身後鋪開。

夜色遮月,皎光暗淡。

而現在本應穩坐明堂,不可一世的那位皇上,而今卻悠閒得走在大街上估摸著一會兒要去哪遊玩。

過了一條街,他們來到了一個巷子,這裡小吃遍地。

許依走到一處鋪子,看了半天。

纔對鋪子老闆說:“一籠包子。”

老闆將桌上的茶水填滿給許依幾人倒上。

接著又搓了搓手,將手裡的算盤打得“啪啪”作響。

雖然許依也不知道一籠包子有什麼好值得用算盤打的。

難道現在數學思想已經推行到每家每戶且深刻注入人文思想融入經濟生活了?

店主見幾人一看就是不一般的人。

定是手裡有錢的,這次可要大賺一筆了:

“便宜,八兩!”

許依似乎抽了抽嘴角∶

“太貴!不買,小燕若,走!”

堂堂一國之君,連八兩的包子都買不起!

可冇邁出第一步,許依就被撲鼻的包子味兒勾住了腳,他搞價道:

“四兩。”

店家搖了搖頭:“五兩!”

許依得寸進尺:“二兩!”

很好,一下砍到一大半。

店家服了,做生意哪有這樣做的,隻好妥協:

“好好好,那就二兩吧!”

許依滿意的撩了撩長髮:“小燕若付錢。”

燕若:“......”

一行人走到一處客棧停下,高檔的牌匾特意用上好的墨線勾勒,一看就是個好住處。

許依推開精緻的雕花木門,眼睛輕輕一抬:

“兩件上等房。”

老闆是個見過世麵的人,立刻賠笑,聽是個大客戶更是喜滋滋地道:

“好嘞,兩間上等房,幾位客官請。”

許依打量著整個客棧的環境,乾淨整潔,擺飾都是有名的工藝品。

他撩了撩長髮,走到自己的房間,正欲關門。

突然。

季子風一個大邁步,右手飛快擋在門前,走了進來。

許依揉了揉眉心:“你進來乾嘛?”

季子風故作矜持,一眼就鎖定床這個戰略性地位。

他一屁股坐下去,二郎腿翹得老高:

“這是我的屋子,我當然要進來了。”

許依無奈:

“我和小燕若住一間,你自己……”

季子風打斷他說:

“不不不,你好歹一個皇帝,怎能屈尊和下屬住在一起。”

他將床上的被子拉開,繼續道∶

“也隻有我,高高在上的鬼帝大人,才配得上你!”

許依也冇多說,上了床,將外袍脫掉。

緊接著他右手解開腰帶,中衣也順勢脫下:

“隨你

-起的眼尾儘顯濃濃的侵略性。但紅嫩的唇珠卻讓他生生平添一種可憐感。整體打量起來,有一種隻可遠觀不可褻玩,笑裡藏刀的慵懶感。許依意識到了大臣的目光,緩緩睜開了眼。這眼睛不睜不知道,一睜嚇一跳。這是三界生靈都要為之折服眷顧的眼睛啊!終於知道為什麼許依那傲氣慵懶的作派了。他的眼睛就說明瞭一切!堪稱點睛之筆啊!許依為什麼那麼狂!為什麼那麼目空一切!為什麼那麼放蕩不羈!因為人家有資本啊!眾大臣又是一驚,這雙迷...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