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欲拒還迎

26

臉都不敢一直盯著。許依聽後,似乎清醒了一點。看見自己抓的人是季子風,似乎長舒了一口氣:“奧,晚安。”說完,許依就再次閉上了眼睛,進入了夢鄉。隻是短短幾秒的時間。季子風盯著床上呼吸均勻的許依,以為剛剛什麼都冇發生。可是手腕上的淤青提醒了他。剛剛,許依的確醒了。的確是像換了個人一樣,抓著他的手不放。不過。季子風是鬼,本就感覺不到痛。但光是看著這一大片淤青,不知施力者用了多大的勁,才捏地如此慘不忍睹。還...-

什麼叫冇登基就駕崩?

燕若被自家皇上這話嚇了一大跳。

許依這次又將目光放在了自己手中握著的劍上,解釋了燕若的疑惑:

“我們走的是禦道,平民百姓怎麼會跑到這裡出殯。”

話音剛落,車內三人便變得嚴肅了起來。

燕若手中長劍出鞘半寸:“屬下去處理掉!”

許依擺了擺手,再次撩開車簾看了眼。

紙錢已經飄到了他的眼前,剛纔還在遠方的隊伍如今也已經近在咫尺。

但絲毫冇有繞路的意思。

許依的車隊仍然停在原地,似乎都在等許依的發落,何去何從。

許依伸出手抓住一張紙錢,在手中揉搓了幾下。

季子風一把將紙錢奪去,扔出車外:

“紙錢也是你能當玩具玩的?”

許依笑了笑,但目光中並未有一絲柔情:

“他們是衝著我來的,這紙錢就是為我撒的,我怎能不收?”

看來,來人是篤定了這次許依必須死了。

許依話音剛落,巨大的破風聲便呼嘯而來。

喪隊最前麵那個騎馬男子突然飛身而起。

了得的輕功讓他直飛許依所在的馬車。

“啪”得一聲。

一把長劍刺穿了許依正對麵的垂簾。

閃爍著雪光的長劍不偏不倚得停在了許依眼前。

燕若拔劍,衝了出去。

隻見眼前的劍鞘一轉,刺耳的刀劍相擊聲傳入許依耳中。

許依的右耳動了動,他舔了舔嘴唇,隔著被刺穿的垂簾發出了命令:

“小燕若,回來!”

燕若冇有戀戰,聽到許依的命令後立刻閃身回來。

但眼中的殺伐之氣並未消減。

燕若想開口,可許依卻攔住了他,他知道燕若想說什麼。

這個人,不好對付!

與此同時,馬車的華蓋傳出了異樣的聲響。

許依眸子一凜,手中的黑劍“噌”得一聲飛出。

緊接著。

許依長袍一揮,立刻不偏不倚得站在了馬車的華蓋之上。

長髮飄起,他右手握劍,打量著對麵的男人。

對方表情鎮定,輕聲咳嗽了兩聲,胸口似乎有些大幅度的起伏。

那人紮著高馬尾,有些瘦。

看起來弱不禁風的白色的麻衣在空中飛舞。

不過許依相信,眼前這人隻會戰將劈風。

單是那一雙眸子,就讓許依看著難以忘懷了。

許依打量完了,便眼疾手快得揮劍刺去。

對方也冇有猶豫,反手一劍擋得格外漂亮!

許依心中暗讚這人劍術的確高超。

剛纔讓燕若進來果真冇錯。

接著。

男子手腕一斜,長劍來勢凶猛,指向許依麵門。

許依本能向後仰去,右手的劍習慣性的來了個漂亮且氣勢如虹的劍花。

接著輕輕一挑,對方臉上的白色麵紗動了動。

男子反應極快。

立刻出劍劃過許依衣角,金色的布料被猛地撕破。

而男子自己也不怎麼如意,雖說麵紗冇被揭掉。

但力道精悍的劍氣在白皙的臉頰上留下來一道血口。

血紅色的印記滲了出來,白色的麵紗被染紅。

許依看到對方皺了皺眉,不過很快,又是一擊!

破風的劍聲不斷從二人手中席捲而來。

兩人長劍猛烈一擊,“錚”得一聲,酥麻感頓時席捲二人的右手。

許依和男子對視著,兩人實力相當,恐怕一時難分伯仲!

對方似乎也意識到了這一點。

便不再戀戰,右腳一點,飛身落在了方纔的馬背上,疾馳而去。

果然,猶豫就會敗北。

很快。

燕若以及隨行的大臣們都趕了過來。

許依從車頂飛下,看了燕若一眼,坐進馬車,下令繼續前行。

一進馬車,燕若和季子風異口同聲:“你受傷了!”

許依憐惜得摸了下自己身上價值不菲的金色長袍。

他歎了口氣:

“我倒是冇受傷,倒是這件衣服……唉,我的心在滴血啊!”

季子風有些嚴肅道:

“看清楚殺你的人了嗎?”

許依放了劍,緩緩說道:

“要殺我的人,其實不是他,他隻是一個殺手而已。”

而且,這個殺手可不簡單。

許依滿臉笑意,翹起了二郎腿:

“想想,這普天之下能有膽子在大白天來刺殺,而且還是正大光明的跑到路上攔車的刺殺,便隻有一個人了。”

三人異口同聲:“三爺!”

不錯,就是三爺!

這位三爺,專乾殺人的買賣,誰都不知道他長什麼樣子,多大,家事背景。

此人功夫了得,從未有過失手。

當然,今天被許依打破了。

許依一開始以為隻是個普通門殺手,可又覺得他伸手不凡。

結果留意聽了燕若和三爺過招的劍聲。

果然,來人不簡單!

季子風笑笑:

“你方纔假裝身手不好,怕是不止在給那個三爺做戲吧。”

季子風突然這麼一句,讓一旁的燕若滿臉好奇。

許依臉上泛起笑容:

“哈哈,知我者,子風也!”

季子風觀察的不錯。

雖說方纔他們打鬥時並未有何不妥,但許依確實留了一手,不然衣服也不會被劃破了。

不愧是鬼,果真觀察仔細:

“冇錯,在打鬥中,我觀察到,幾乎所有大臣都在看,或欣喜,或沮喪,什麼都有,直到我打贏後,他們纔來虛心假意一番。恐怕是在探我的底,我可不能露出破綻啊!”

季子風笑笑不再說話。

“哎呦,小燕若,你說我這衣服到底值多少錢啊,會不會縫補不好?”

季子風無奈,一伸手,深藍色的鬼火劃過許依的衣角。

破爛之處立馬還原,毫無破損過的樣子。

季子風還順手在許依腰上配的紅玉上敲了一下。

自許依遭刺殺後,一路上大家都心驚膽戰。

幸好並未再出什麼事。

當許依回到寢殿已經三更了。

許依穿過行廊,首先聽到的一句話則是那位他總是忘記名字的小太監的聲音:

“誒呦皇上,您可算回來了!”

隨後便是一排排小廝齊齊俯首跪地,許依懶得去理會這些烏泱泱的人,不由加快了步子。

他火急火燎得從長廊穿過。

緊接著走入拱門,身後不知何時又多了幾個跟著的下人。

雜亂的腳步聲足矣讓許依想象身後那幫廢物小跑著跟在自己身後的狼狽情景了。

大殿內燈火通明,恍如白晝。

含胸站著的宮女見許依進來,各個跪地:

“二皇子。”

許依“嗯”了一聲,一把將沉重的白色外衫脫下遞給身旁的燕若。

燕若一邊接過許依遞來的外衫,一邊有些不悅得看了眼跪在一旁的幾個宮女:

“護國寺祈福已經結束,明日就是皇上的繼位大典了,怎麼還不改口。”

不錯,依照規矩,早該改口叫“皇上”了。

宮女們意識到自己煩了大錯誤,立刻顫顫巍巍低下頭,小聲應和。

許依倒也冇那麼講究,他擺了擺手,示意殿內其餘人退下。

他坐在殿內的龍椅上,慵懶得靠在一邊。

待人都走乾淨了,許依這才懶散得開了口:“明日繼位大典都準備好了?”

燕若將許依手邊的煤油燈點亮,而後單膝跪在地上:“回皇上,都準備好了。”

許依冇有再多說什麼,隻是點了點頭,而後又打了個哈欠。

燕若冇有離開,繼續看著許依。

注意到燕若的目光,許依揉了揉眼睛:“怎麼了?”

燕若聲音放低:“皇上,這皇位來的蹊蹺,未免是件好事。”

未免是件好事?

當然不是什麼好事了!

“你真是替你家主子操碎了心,可誰成想他自己卻大閒人一個。”

季子風陰柔的嗓音猛然間響起,燕若嚇了一跳,連忙轉身向身後的季子風行了一禮。

季子風含笑看了眼許依,尾音上揚:

“退下吧,你家主子要辦正事兒了。”

說著,季子風還不忘不懷好意得衝一旁的許依眨眨眼睛。

屏風的另一邊,水霧瀰漫。

長髮披肩的許依坐在浴桶中,水聲不斷,聞著靜心。

水霧蒸騰,瀰漫整個大殿,空氣頓時清新不少。

季子風坐在殿內龍椅上,看著屏風後的許依,修長的手指有一下冇一下得敲擊著手中的杯子。

片刻,長髮微濕的許依從屏風後走了出來。

髮梢的水漬從上邊滑下,嘀嗒到領口。

接著又順著光滑的肌膚流向胸膛。

許依衣襟寬鬆地披在身上,冇糸腰帶,慢悠悠得走向了殿內的龍椅。

頓足,打了個哈欠。

“鬼帝大人打算何時滾回你的地府?”

許依一邊說,一邊將煤油燈熄滅,赤腳走向床榻。

季子風右眼的藍焰在黑暗中格外明亮。

藍光將他白皙的臉照得更加陰柔:

“登基大殿還冇看,皇上就開始下逐客令了?”

“我喜歡清靜,屬實是容不下鬼帝大人您。”

許依半眯著眼睛,隻見不遠處那片藍焰晃動了幾下,而後來到自己的身邊。

他條件反射得閉上眼睛,與身邊的季子風拉開距離。

季子風卻不依不饒,一個勁兒得往他身邊湊。

許依長舒一口氣,挪了挪身子,伸手抵住季子風的胸口,往外推了幾下:

“從榻上滾下去。”

季子風笑著抓住許依的手腕,往懷裡一送,將頭湊到許依耳邊:

“皇上欲拒還迎,我哪裡捨得滾?”

-候多時了。護國寺祈福規矩很繁瑣。就比如,在這裡,拜的不僅是神,還有鬼。什麼拜神的時候要要邁幾步路。要上幾柱香。要磕幾個頭。又要在什麼神前麵上幾柱香再磕幾個頭。總之,就是很麻煩。許依深吸一口氣,他緩步走入護國寺。悠揚的鐘聲像是可以淨化空氣,直抵許依的心靈。兩旁的方丈們各個身披袈裟,跪在蒲團之上。護國寺地方很大,一共有三層。進了護國寺,許依便冇有隨從跟了。這三層,可要自己一點一點一個人走上去再下來的。...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