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1-4 長夜難明(2)

26

了她的眼簾。“你果然很快就找到這兒了。”男人側對著門的方向開口打破這死的寂靜,“隻不過,殺不殺我於你已然無異。”少女邁著貓步,一步步靠近他。她眼神中透露著難以看透卻強烈的情感,那是憎惡嗎?是崇敬嗎?還是絕望?她自己也不從得知。她隻知道,要殺死他。她隻知道,太多的人死在了她刀下,眼神裡已無任何畏懼可言。“Gustav(古斯塔夫)機製已經被啟用。無論你是否殺死我,我在此要做的事已經結束了。”兩人的距離...-

她把濕透了的外套搭在胳膊上,跟著我一步步朝前邁著。

我忽然發現了露在外邊的校徽標,居然是我的校友誒,

“你居然也是江林實驗的學生嗎?”

她微微抬眸,眼神中閃過一絲警覺和冰冷。我這時才注意到,她腰間佩著的那個,好像是真正的刀。

“嗯。不過我不常上學罷了。”

這是我第一次聽見她說話。她的聲音於溫和中略顯冰冷,可能是發燒的緣故還附帶著嘶啞。

我很難不去好奇她的身世。一個聲音溫冷、眼神犀利、腰間佩刀卻身姿纖細而帶著一絲難以言說的吸引力的少女。

那似乎是強烈的死氣?

銳利的刀、刺骨的心。

不,不對。

並不是死,死隻是泄露外逃的揮發氣體。

那裡藏有更深層的、更接近本源的,

對“生”的渴望。

不,甚至應該說這種生纔是她的氣息,

她散發著生命的力量。

一旦意識到了此間的參差,相比之下,生命的氣息恒久流長。死纔是被深深壓抑的。

………

尚府,十三年前。

一場滔天的巨火毀滅了這間有著百年曆史世家的一切。等警察、消防隊和救護車趕到時,這裡已斷無生還者。

二十三名死者。

由於屍體幾乎都被烤成了焦炭,冇有人會知道他們其實死於刀下的事實。

在大火燒塌西房之前,母親捨身護住了膝下之子。

母親被數根木質房梁壓住,有些還刺穿了脊背。母親跪在地上,用雙手死死撐住地麵,即使火焰焚身也未曾鬆手,用生命為孩子撐開了一麵防火牆。

那時,她四歲。

她也被木石砸到,不知所措的哭,看著母親死在眼前。

她把母親的懷錶緊緊握在手中。

後來,她昏迷過去。

手中還緊緊握著那塊懷錶。

再後來,有人將她救出,並收養了她。

她是唯一的倖存者。

救他的是個江州知名富家財團何氏集團年輕的長子、未來的繼承者,何安喬。

冇人知道他為何要救下她,也許是為了家族在社會上的名聲?亦或者是想利用這個無依無靠的孩子?

不論如何,小女孩受何家照顧,也改姓成何,而救下她的何安喬,則順理成章的收養她,成為了她的“養父”。

-他現在肯定累了,力不從心,納蘭天一直以逸待勞....雙方打起來,隻怕林大哥會很被動。”碧珍憂慮道。“那...那該怎麽辦?”安媛焦急的問。碧珍眼神晃了晃:“事到如今,我們冇有別的路可走!師妹,以你我的實力,想離開南宮世家已經很難了,我們必須藉助林大哥的力量與他一同離開這!”“師姐,這些我都知道,可當下林大哥也身處險境,納蘭天出手不會留情,一旦林大哥敗了,勢必會負重傷!那個時候如果有誰對我們發難,我們...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