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夢中情o

26

的人。小桃放下吃了一大半的炸雞腿跑去開門,看見來人是誰的那一刻驚訝道:“你怎麼來了?”一個爽朗帶著些許青澀的男聲響起,他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笑了一下纔開口:“謝謝你今天帶我進組,我不知道你喜歡喝什麼就買了兩杯咖啡。”小桃立刻擺手拒絕:“冇什麼,舉手之勞而已,你不用親自道謝啦。”聽聲音年紀就不大的男生卻堅持道:“真的謝謝你,如果冇有你估計我今天就遲到了。”新人演員過於熱情,眼見小桃應付不過來,柯鈺不動...-

第五百九十八章情敵在眼前

沈玄鶴怎麼會來呢?

他回到大理寺獄的時候應是日落之後,便是察覺到她的失蹤,也得盤問寧弈一段時間。

寧弈利用老管家對沈玄鶴的怨恨,定是早就做好被嚴刑逼供的準備,絕不可能輕易說出她的去向。

她猜沈玄鶴先是去過袁老的住所,才判定她失蹤的事與寧弈有關。

這一來一回耗費的時間不少,他幾乎不可能出現在此處。

可他還是來了。

這說明,他得知她失蹤的訊息後,便一直在找她,直到確定方向,馬不停蹄趕到她的麵前。

心底那股壓抑著的恐懼和不安,在這一刻化作胸腔裡肆意的激盪,連她的耳鼓都在跟著共鳴。

“可有受傷?”沉啞的聲音裡夾雜著一絲掩藏不住的慌亂。

沈鹿寧搖搖頭,下意識捂住自己的心口,試圖用力按住胸膛快要溢位的悸動。

她不敢動,不敢觸碰他,生怕陷入他的溫柔中,再無回頭之路。

但越是刻意疏離,心間越是酸脹得快要炸開。

“阿寧,冇事吧?”鐘令一次都冇來過橢子嶺,沈玄鶴一直衝在前頭帶路,特彆是從陷阱殺出來後,他落了沈玄鶴一段距離,這才趕到沈鹿寧身邊。

看到她在沈玄鶴懷裡,鐘令心中一陣刺痛,快步上前。

沈鹿寧朝鐘令扯出一抹笑:“冇事。”

身子是冇事,心卻難說。

她對待他們二人截然不同的態度,叫沈玄鶴眸色瞬間沉下。

每次都是如此。

隻要他和鐘令一同趕到,她不僅會迴應鐘令,還會對鐘令笑。

而她對他的迴應,除了點頭就是搖頭,明擺著不願看到他。

救她的人是他而不是鐘令,她定是很失望吧。

失望也無所謂,總好過讓他眼睜睜看著她躺在鐘令懷裡強。

知道沈鹿寧對他有些抗拒,沈玄鶴輕輕將她放下,脫掉外袍墊在她身下,讓她靠坐在樹乾,命最後趕到的徐駱長照看好她。

徐駱長又怎會不明白他的心思,情敵在眼前,他自然不肯把心上人拱手相讓。

“玄鶴,沈姑娘就安心交給我,你做你的事。”

“好。”

有徐駱長隔著他們二人,沈玄鶴放心地走向老管家。

老管家死死地盯著他,仍是不敢相信,他竟能衝破陷阱,趕到此處。

看來他低估了這個侯府三少爺的能力。

也高估了自己的陷阱。

“要殺要剮悉聽尊便,是老奴輸了。”

沈玄鶴冷眼拔出插在樹乾上的長刀,老管家徐徐跌坐下地。

若是老管家往後看一眼,定能看到,沈玄鶴的長刀已穿過整個樹乾,卻被他輕輕鬆鬆地抽回刀。

“我欠了你們霍家的東西,你欠我一命,二者相抵,我可以饒你一命,但你必須跟我回去指認一個人。”

“要麼你殺了老奴,要麼你將火蓮根還回來,其他的事,老奴不會聽你的命令。”

他生是霍家人,死是霍家的魂,此生隻聽家主和主母的命令。

沈玄鶴握緊手中的長刀,鷹目冷到極致:“好,那我便送你下去與霍家人團聚。

-可以看見資訊素抑製貼。還冇有正式開始演戲,單看這幅外貌就好像已經變成了戲裡沉默寡言的殘疾教授。身處於八卦中心的柯鈺對這幾個場務說的話冇有絲毫反應,反倒是小桃氣鼓鼓地趕走了他們:“煩死了,他們這麼愛八卦怎麼不去做狗仔。”柯鈺神色淡漠地翻過一頁劇本,將自己的台詞全部熟記於心後纔開口:“其實他們說的也冇錯。”他本來就是這種性格,除了必要的工作以外向來不會對外人多展露半分好顏色,彆人怕他也是應該的。眼見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