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誰規定白月光必須是個人

26

就會被主角攻無情拋棄,然後在眾人的嘲笑中遠走他鄉,一個人過完悲慘的人生。他穿進去的時候,正好和主角攻在戀愛。——見他手裡拿著花。眾人:“聽說這花是他死纏爛打,最後顧大少爺不得已在路邊隨手給他買的。”——見他獨自等公交。眾人:“肯定是他惹惱了顧少爺,顧少爺受不了纔不管他了。”——看到他一個人從電影院出來。眾人:“我聽說顧大少爺正在追求吳家的小公子,估計是對他玩膩了。”然而——花是顧霖推掉了工作親自去...-

作者:蘇詞裡

十八線小演員明棲因在機場生撲資本圈大佬鬱欽州,一戰成名。

當天,對家下場帶節奏,把明棲送上熱搜。

明棲得到了入圈以來最高的熱度——雖然是被嘲的。

夜晚時分,穿著大一號黑色絲質襯衫的明棲盤腿坐在床上,低頭看著被頂到最上方的熱評:

【鬱欽州,一個天天被娛樂圈妖魔鬼怪碰瓷,但卻永遠得不到的男人。】

耳邊響起門鎖聲,明棲偏頭看去。

得不到的男人·鬱欽州上前抽出他手裡的手機,長指拂過本該屬於他的襯衣,探入領口,眼眸微深:“睡覺?”

明棲是在一個大雪天被鬱欽州撿到的,他就像一隻可憐的小狗,循著一絲溫暖跟著鬱欽州回了家,而後接過了鬱欽州遞給他的結婚協議。

鬱欽州是一個耐心的獵人。

他知道明棲從高中起就有個白月光,所以他默不作聲地等待了數年。

直到那一天,京市一中校慶,他聽到朋友約明棲去見白月光。

明棲的眼底彷彿抖落了星光,但鬱欽州的心底卻惡意燎原。

他不露聲色,問:“我能一起嗎?”

明棲毫不猶豫應下:“當然。”

兩分鐘後,鬱欽州站在了一家名為【白月光煎餅果子】的店門口,眼睜睜看著明棲買了兩個全家福。

鬱欽州:“……草。”

#誰規定白月光一定是個人的#

#萬一是校門口的煎餅果子呢#

※閱讀指南※

1.我流娛樂圈,冇有原型全靠編

2.受視角先婚後愛,半個救贖文

3.包括但不限於霸總文學、炸了文學、隱婚文學[doge]

-就是不太夠勁,直到——他偶然在沈渟淵車裡,發現了一堆自己眼熟的領帶與鎖鏈…還偶然看到了沈渟淵書法稿上的剛勁字跡——聞清臨的腿真好看,適合用來做些壞事。想看聞清臨哭,想嘗一嘗他眼淚的味道。想從聞清臨握畫筆的指尖起,一點點把他吃掉。想把聞清臨藏起來,隻給我一個人看。聞清臨:“!”-冇人知道禁慾自持的沈渟淵內心其實侵略性極強,還有個藏了十年之久的秘密——多年來他曾拍下過多幅充滿禁忌色彩的攝影作品,以宣泄...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