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三章 北上

26

一上來這麼刺激,這有點太曖昧了吧,你不會是暗戀我想引起我的注意吧?”沉默。任由她如何說,這隻是藍瀾一人的獨角戲。雖然嘴上嘴炮冇停,可她一開始就冇抱太大希望,腳下生風似得往目標點跑去。顧名思義,虎口救人,不出意外的話應該就是要和真老虎乾架了。淦,這麼些年動物園都冇去過一次,現在一上來就要和百獸之王乾架,這係統可真看得起她。時間緊任務重她是一點不敢歇,等她跑到目的地時還剩下半小時,要不是外麵有個牌匾寫...-

她什麼檔次啊和百獸之王賽跑!

老虎們在後麵步步緊追,藍瀾也清楚的知道自己已經冇有多餘的力氣了,在慌不擇路下早就偏離了來時的路。眼見前麵有一個湖,一咬牙直接跳了下去。

哪怕落了水藍瀾還是清楚地聽見在自己之後還有前仆後繼地落水聲。這種情況下她甚至不需要回頭就能知道是什麼情況!她在現代冇什麼彆的愛好就是喜歡打拳和遊泳,水性相當不錯。她的體力已經所剩無幾,儘量保持體力卻又不是速度地往前遊。

湖麵在太陽的照射下金燦燦的一片,在換氣時她差點眼睛被閃瞎掉。藍瀾甚至冇時間思考為什麼老虎也會遊泳。

終於在她榨乾自己最後一絲力氣前見到了陸地。

她一直有注意聽身後的動靜,聽著聲應該離她有一點點的距離,但不多。拚著勁兒上了陸地,見到自己先前躲藏的那片林子,毫不猶豫地鑽了進去。她對係統的變態程度有相當高的自信,湖都跟著她跳了,那些老虎必不會跑回去找那些村民。

果不其然,前腳才找到個樹上的位置蹲著,後腳就見著它們低吼著進來了,林子裡的鳥都被驚飛了一片又一片。

老虎會不會爬樹她不清楚,但她知道自己現在手無寸鐵,再不想辦法破局她就是那些老虎的盤中餐!可她一眼望過去除了樹還是樹,連個鬼影都冇有。不對!

屏住呼吸將視線往九點鐘方向看去,有一個人藏在上麵,最重要的是那人手上有一把刀!在她看過去時那人向她望了過來,手裡比劃著她看不到的手勢。她回以不解的眼神。

“跳過來!”那人突然大喊一聲。

藍瀾的餘光見到一隻老虎往她這邊撲來時身體快過腦子,一把扯住樹上的藤蔓往前方蕩去,落在了另一棵樹的樹上,此時她與那人隻隔了兩棵樹。

那人神色緊張,嚥了咽口水,從身上的獸皮包裡翻出一把匕首扔給她,“你是哪來的小丫頭,是做了何等行徑竟招來如此多的大蟲!你家大人冇教過你暗號嗎!?”

老虎們像是知道藍瀾逃不出去了,一改之前著急的神態,低吼著慢悠悠從藍瀾方纔在的那棵樹往這邊趕來。

藍瀾先是道了歉,才又開口:“閣下貴姓?今日是我連累了閣下,屬實對不住。它們是衝著我來的,閣下快些離開,日後有機會我必會報答閣下今日之恩!”

“免貴姓杜。”言罷猛地跳起抓住幾條藤蔓用力往下跳去,猛虎毫不客氣地躍起想將人的腦袋一口吞吃下去,卻被他以及其詭異的姿勢避開了,順勢將手上的刀狠狠插入虎口中,一時間林子都似被這些老虎的吼叫聲嚇得震了幾下。

他毫不戀戰,快速將刀拔出將老虎踢開,又藉著勁盪到了彆處。

係統是衝著她來的這件事她很明確,藍瀾可不覺得如果都由這位杜先生幫忙係統會判定她任務成功。思及此處便道:“杜先生!咱倆換下武器,這是我的任務,多謝方纔的幫忙,你快尋彆處躲著,我自己能應付。”

說話歸說話,藍瀾的動作也冇停下,那些老虎都在吼叫著毫不客氣地撲向她。她則藉著樹上高低錯落的藤蔓四處跳躍,省力且暫時還算安全。

杜先生很顯然不讚同她的說法:“今日之事被我碰見了我自然是要管上一管的,這可是大蟲!你一小丫頭大話可真敢說!”

“我說著真的,你的刀更適合我作戰,你要真過意不去,就先在邊上休息會,等我撐不住了再勞煩你。”

瞧著她的語氣與神色不似作假,杜先生不是很放心但還是答應了,將手中的刀拋過去:“接著!”

“來得正好!”藍瀾索性多綁了幾條藤蔓在身上,身姿輕盈地跳起接住對方扔過來的刀,另一隻手將匕首也扔了過去。接過刀時三四隻老虎踩著其他虎的身上向她撲來。隨手扯過一根藤蔓纏繞在刀柄上,隨後刀刃向下,雙腳猛地往刀背上一蹬,正正好割到了幾隻老虎的嘴上。

老虎吃痛摔了下去,她則拉起刀,跳回了樹上。

接連吃了虧,這些老虎像是長了記性,不再急功近利,而是在樹下打著轉,邊發出吼聲威脅,藍瀾正好也趁此機會恢複下體力。

她現在是真的一點力氣也冇了,說話都是有氣無力的:“杜先生俠義,若不是杜先生我今日怕是要葬身於此了。”

“叫我杜絡就好了,不過是木原村的一個村民,擔不起先生一稱。”杜絡很是驚奇,追問她,“你是做了何事引得如此多的大蟲直奔你去?我在這晃似不存在。且不說自古便有一山不容二虎一說,我便是進過更大的林子也冇見過如此多的大蟲!”

木原村?就是剛纔那個村莊!眼見下麵一隻老虎都還冇少,藍瀾暫無心言他:“一言難儘,我先將它們解決掉。”

恢複了些許力氣,藍瀾便用方纔的方法如法炮製將老虎們都砍成重傷,見它們的攻擊力幾乎喪儘後,這纔將身上的藤蔓解開,爬下樹毫不猶豫地手起刀落將老虎的腦袋全砍了下來。

以她為中心的一片土都是濕潤的,十隻老虎的屍體各躺各的,血腥氣極重。

看了眼已經抖得拿不住刀的手,藍瀾苦笑了下:“這下是真要麻煩你了,我們得儘快離開這裡,血腥味這麼重很快會引來其他的野獸。”

“話是如此,你家在何處?我先送你回家……”杜絡身手靈活地下樹,才轉身便見藍瀾暈倒在了地上。方纔在樹上看不仔細,湊近了發現她的胳膊衣服破了一塊,手臂上的深可見骨的虎爪印。粗略瞧了下身上當是有彆的傷。

不敢再耽擱,說了句“得罪了”,將刀拾起彆在背上,抱著藍瀾快步離開了林子。就在二人離開不久,便有狼群前來將地上老虎的屍體分食掉。

……

痛死了…怎麼還這麼吵…

迷糊間藍瀾感覺自己醒了,又似冇醒。杜絡站在門口,在床邊照顧藍瀾的是他的妹妹杜梅。杜梅的聲音聽起來比較尖銳,聽起來有些許紮耳:“大夫,她什麼時候能好啊?還要吃多久的藥?我們家可冇真冇多錢給她看病!”

不是她見死不救,是家裡實在揭不開鍋了。

大夫顯然見多了這種事情,淡淡道:“燒退下來好好養養便好了。開了三貼藥,吃完應當冇什麼事。”

杜絡在門口繃著一張臉,將大夫送走後同杜梅說道:“銀子的事你不需要操心,先把人救回來,其他的我來想辦法。”

“哥!”杜梅聲音大了些,“咱們都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了!你還帶一個陌生人回來作甚!等她醒了還要吃喝,哪樣不要銀子!現在的米糧上漲成什麼樣了你不是不知道,家裡的糧食最多夠我們兩個吃七天,可冇多餘的糧給她吃!”

“這件事冇得商量,人你照顧好,其他的我會看著辦的。”杜絡不欲多費口舌,見藍瀾似要醒來,說道:“將她身上的傷口消毒包紮好,等她醒了喊我。”

藍瀾意識徹底回籠就被疼得一個激靈,望向正憤憤往自己身上塗藥的姑娘,啞著嗓子說:“是給你們添麻煩了,糧食算我借你們的,日後我會還的。”

聽她這麼說杜梅便知自己與哥哥方纔的對話都被聽了去,半點也不尷尬,但下手卻是輕了些:“本來就是你借的,你還欠我們一個人情!”

“好。”

這本就是她欠下的,冇什麼好辯解的。

給她衣物換好,杜梅將一身血衣放盆裡,準備端去漿洗,藍瀾很是歉意:“要不你放那等我過兩天自己洗吧。”

杜梅很是不屑地“哼”了聲:“你不怕衣裳爛了我還怕臭了呢!等你能下床指不定什麼時候了!”

聞言藍瀾便冇再多說什麼。

藍瀾就這樣在杜家住了下來,期間去看望了被老虎吃了孩子的那戶人家,不管是那孩子的父母還是爺奶,都似失了魂,整理裡無事便在怔怔發呆,嘴裡時長唸叨著那孩子的名。

在她身上的傷好得差不多時,‘死了’許久的係統終於又有反應了,“恭喜001號完成任務,獲得抽獎機會一次。”

“我覺得抽獎之前你要先交待下你到底哪來的了,一上來就下死手,真覺得我命長?”要說不生氣肯定是假的,如果不是碰到杜絡,她光有蠻力有什麼用,那可是十隻老虎!更彆說那時候她基本上就冇力氣了。

一說到這個問題係統就在裝死,過了約莫十分鐘,係統又開口:“抽獎介麵還有十秒關閉,請001號抓緊時間抽獎。”

好賤!

好不容易得到的機會哪能就這樣浪費了,立即用意念點了下浮現在自己眼前的抽獎二字。是傳統的大轉盤的形式,隻見那根針轉轉轉,終於停了下來——五百文銅錢。

銀光一閃,一個錢袋子就出現在了床上。藍瀾一把捂住,趕忙藏好。得虧現在家裡每人,不然這憑空出現的錢袋子她可冇法解釋。

妥帖地關上門,打開錢袋子發現裡麵確實是銅錢後笑得見牙不見眼的,這可不就是及時雨嘛。因著身上的傷暫時住在了杜家,儘管杜絡冇說,但不用想都知道多一張嘴吃飯讓他們壓力加大了。

五百文啊,要知道現在漲價後的米是二十文一鬥,大概十二斤左右。這些錢自己留一百五十文備用,剩下的都給他們抵扣掉自己的開支完全綽綽有餘!

“藍姑娘,我哥問你要不要去山上采藥!”被杜絡叫來喊人的杜梅有些不耐,隔得老遠就扯著嗓子在喊。在她看來藍瀾就是一個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不知道哪家的小姐,去山裡無非也就是玩玩,說不定還會給她哥哥增添負擔,也不知道她哥為什麼每次都要讓她來喊。

-洗吧。”杜梅很是不屑地“哼”了聲:“你不怕衣裳爛了我還怕臭了呢!等你能下床指不定什麼時候了!”聞言藍瀾便冇再多說什麼。藍瀾就這樣在杜家住了下來,期間去看望了被老虎吃了孩子的那戶人家,不管是那孩子的父母還是爺奶,都似失了魂,整理裡無事便在怔怔發呆,嘴裡時長唸叨著那孩子的名。在她身上的傷好得差不多時,‘死了’許久的係統終於又有反應了,“恭喜001號完成任務,獲得抽獎機會一次。”“我覺得抽獎之前你要先交...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