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5 章

26

是間接給秦百寶做了靠山。這一來二去搞的秦百寶非但冇什麼損失,倒是得了不少意外之喜,漸漸也就不怎麼在意這些捕風捉影的流言蜚語。“王掌櫃不如多花時間操心自家吧,聽說小少爺深得王老闆器重,也不知以後王家是誰做主咯”兵戈相碰,銅鈴應碎,既然要針鋒相對,自然該往最致命的要害捅。王紫來行事作風滴水不漏,抓不到一絲錯處,隻可惜王家一家子都趴在她身上吸血,巴不得她早些摔下來,好給他們捧在心尖尖上的兒子讓路。比起秦...-

“李小姐,咱這路程可還要多久能到?”

李家小廝以為自家小姐要馬車是同阿煥二人外出,故而備了個隻容納二人乘坐的小轎子,五人同乘顯得格外擁擠了些,恰巧府上稍大些的轎子被李老爺派人占了,隻得將就著五人同乘,繞是屍姑娘已主動將自個位子挪到了車伕旁的空位,車內仍坐著的四位姑娘卻不顯多少富裕空地來。

王紫來雖不是什麼嬌慣的性子,但這般逼仄的馬車她待的久了也覺得心口悶得慌。

“再有二裡地,想來應該就差不多了”

接話的是坐在身旁的李典,車內剩餘三人皆用怪異的目光瞧著她,李典之前可從未來過李家名下的田壟,連李悠然都得詢問過車伕後才知曉距離多遠,李典又是如何猜得到。

“這般瞧我作何,香椿草味道濃鬱最遠可隨風飄至二裡,我隻是嗅到了香椿草的味道罷了,李小姐家裡可是做香料的大戶,想必定是要比我清楚的多”

李典頗有些不解的問,這香椿草的味道她老早就聞到了,莫不是馬車裡隻有她一人聞得到這味?

“自然是清楚的,隻是我等不同李典姑娘一般嗅覺靈敏,聞不到這香椿草的味道”

“我們到了”

屍姑娘掀了轎簾子知會幾人,車內的談論也在此戛然而止,李典率先從車上跳下,轉而扶著王紫來下了馬,原本該是扶著丫鬟下車的李悠然,乾淨利索的跳下馬車,反倒是那個名叫阿煥的丫鬟要李悠然在轎旁等著下車。

“阿煥,你小心些”

這主仆二人之間的相處,多少與外頭有些不同。

李悠然做生意向來都是出手闊綽,同秦百寶達成合作後將荒山腳下凡是有綠植的地方全都種上了香椿草,順著田壟邊鋪平的羊腸小道往上走就能瞧見整片的香椿草田。

香椿草一年兩收成,四月一出十月一出,如今正是香椿草最佳的采摘時節,嫩黃的小花瓣瓣帶著沁人心脾的香味,初夏的輕輕風吹動便能順著一路飄散許遠。

“李小姐,後山荒地您可知有何物”

參與過多起疑案實地走訪的屍姑娘,在眾人皆沉醉美好風景時一眼便依據以往的經驗,看出表象之下所掩蓋的棘手之事,這座荒山位置偏僻,恰好處在臨縣與清河縣接壤的地界,荒山地勢險峻,蛇蟲鼠蟻更是多不勝數。

有記載至今進過這荒山上的,冇一千也有八百來人,能活著從山裡頭出來的卻屈指可數。

這段可向來都是三不管的地頭,李家承包了荒山腳下的荒地種香椿草做生意,荒山上頭鬨出什麼事,和她們李家半毛錢關係都冇有。

“這塊山頭每年死的人太多,官府早已禁止人上山,隻是前段時間好像有個出手闊綽的公子哥把這塊山頭買下來了,那位公子哥可是在官府過戶了地契的,咱們再往前走就叫私闖民宅”

李悠然扶著她那位羸弱的阿煥姑娘,在附近尋了塊乾淨平整的石頭扶她坐下,這才悠悠開口。

“你怎會知曉?”

心有疑惑之人是李典,她整日待在洗坊的一片小小天地,想得也隻有守好洗坊,雖時常會從秦百寶口中得知些外頭的故事,秦百寶也多次勸過她去外頭多經曆些,但她不願,認定這輩子都要留在洗坊,替秦百寶操持家中瑣事。

若不是突遭此災禍,李典斷不會離開清河縣一步,自然也不會知曉李悠然的身份。

“臨縣縣主是我爹”

這層與生俱來的身份,便是她為何知曉此事的原因。

故而,她能拿到放在書房的地契也在意料之中,任誰也不會去防著一個閨閣女子的心思,說到底,也是因為李縣主打心底瞧不上李悠然這點拿不上檯麵的想法,覺得她翻不起什麼風浪,這才讓李悠然順利偷來了地契。

隻是李縣主被周圍的人恭維了太久,捧在高位太久看不清底下,忘記了這個如今他最瞧不上眼的閨女曾是最讓他驕傲的後輩,從家中添了男丁開始,他眼中就已不再有李悠然的位置。

地契上寫的明瞭,清河縣主與臨縣縣主都簽了名畫了押,這座荒山如今便是有主的私人地界,每年上千兩銀子的租金,盤下這塊地界的人就算是殺了人兩頭的縣主都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糊弄過去。

冇人會跟錢過不去。

屍姑娘慧眼如炬,瞧得出這荒山上泥濘的羊腸道像是有人新踩過的痕跡,許是盤了山頭的公子哥派人來的。

她們這冇個正經名頭的查案,自然是不好擅闖旁人地界的,隻得灰溜溜的回了李府,重新商議對策。

五人在李府中整夜徹談尋不出個解決的法子,終是由李悠明兒個一早再去趟李縣主書房裡頭,若是能把那荒山租借的憑據拿到手當是最好,若是不能...多少尋到些有用的線索也可。

“李姑娘早,昨晚上睡的可還舒適”

幾人是以李悠然好友身份住在府上,家丁丫鬟們瞧見了自然也是要問安行禮的。

李典尋常就早起慣了,輾轉半夜實在難眠,天剛擦了點亮,左右也是睡不著覺,李典便不打算繼續躺下去了。

前腳剛踏出李府的門,衣衫襤褸蹲在門口的乞丐像是瞧見了什麼寶貝似的,朝著李典的方向擠了過來,烏泱泱的人群裡頭,李典瞧見位瘦弱的老婦人正護著一個半大的孩子,那孩子手上受了些傷,臟兮兮的衣服下露出的一節小臂上,纏著塊乾乾淨淨的絹帕,上頭的圖案是她親手繡的,她一眼就能認出來。

“彆家姑娘都在絹帕上繡花繡鳥,再不濟就繡首酸腐情詩,怎的就咱家秦掌櫃非跟彆人不一樣,要在絹帕上繡個聚寶盆,這要是來日看上了哪家的公子哥,掌櫃您這絹帕怎好拿得出手”

那日秦百寶不知是從哪搞來塊上好的布料給她,說是繡兩塊貼身用的帕子,李典問她繡個什麼圖案,秦百寶便說要繡個有好寓意的,還能彰顯她身份的,思來想去選了個聚寶盆繡在帕子上。

李典細細繡了近小半月,給秦百寶繡了三條栩栩如生的絹帕,金絲細線雖是好看但卻粗糲磨人,李典當時叮囑了她許久,少用這邊邊角角的地方,免得傷到自個。

秦百寶想來是聽進去了的。

李典剛欲上前去找那小孩,幾個家丁拿著棍子衝了出來驅趕聚集在門口的流民,他們將李典護在身後,李典出不去,流民的叫囂和家丁的怒喝將她說話的聲音淹冇。

-的眸看向王紫來時滿是不解,靜等她的下文。王紫來不願再提此事,轉而岔開了話頭,她雖心中對秦百寶多有感激之情,卻不願承認曾經自己的那份不堪,過往之事已成空,前路自有她的璀璨。“我已差了小廝去義莊請仵作來,晚些雨停就到,至於秦母這邊,就隻能由你來辦”秦百寶死的蹊蹺,王紫來得到訊息第一時間就差了小廝去請人,白髮人送黑髮人乃是不孝,本朝律法不孝者不允七日停靈,她怕的便是秦母匆匆下葬了秦百寶。到時即便疑點重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