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是我的,不是我的

26

出來了。好容易從袋中抽出那根黑麻麻的繩子,結果還纏住了,越斯年簡直想給自己一巴掌,為什麼不另存一袋?唰——遭了。。。越斯年為了這破繩焦頭爛額時,倒是冇有注意從旁邊延伸出來的低矮的樹枝,那樹枝跟叫馬的(最近非常常見的一種出租馬車)一樣招手橫在路中間。越斯年一頭撞了上去,立刻就摔了。那獸妖懵了,它眼神不好,越斯年倒地時它還想這人怎的還會遁地術?越斯年趁那獸妖找他氣味的空檔趕緊將自己撐起來想繼續跑,卻發...-

越斯年覺得自己真是瘋了,居然答應他們來抓妖獸。

身後狼妖咆哮著,與他上演了一場深山老林追逐戰。不錯,正是三千年前就應該“消失“的妖獸,這也是越斯年此行的目的。

前幾日他同幾位道友閒聊時,聊到延侖山,一位道友神秘兮兮地說,延侖山出現了妖獸,山腳下的村民都瞧見了,許多村民都在收拾東西說要搬家。

其他道友都不相信,畢竟,在他們的認知裡,妖獸早就滅亡了。

越斯年倒覺得是真的,道友們見他信了,紛紛攛掇他去取妖丹。

於是越斯年就真的去了。

身後的妖獸依然在咆哮著,所幸它跑得並不算快。照越斯年的速度,三兩下就可以將它甩到幾百米開外,而他還在慢悠悠地跑,邊跑邊想著如何將其鎮壓。

他並不是真的來取妖丹的,他也早就知道妖獸並未滅亡。這次來實地考察也出於他的私心。

伏妖絲放哪個袋裡來著?越斯年摸來摸去就是摸不到。不能怪他出來鎮妖連裝備都不知道放哪,實在是太突然了,本來以為這妖獸藏匿在山林深處,結果纔上到山腰這妖獸就自己衝出來了。

好容易從袋中抽出那根黑麻麻的繩子,結果還纏住了,越斯年簡直想給自己一巴掌,為什麼不另存一袋?

唰——

遭了。。。

越斯年為了這破繩焦頭爛額時,倒是冇有注意從旁邊延伸出來的低矮的樹枝,那樹枝跟叫馬的(最近非常常見的一種出租馬車)一樣招手橫在路中間。越斯年一頭撞了上去,立刻就摔了。

那獸妖懵了,它眼神不好,越斯年倒地時它還想這人怎的還會遁地術?

越斯年趁那獸妖找他氣味的空檔趕緊將自己撐起來想繼續跑,卻發現自己剛剛摔得太猛了,腳卡進了凸出來的樹根。

我說夠了……越斯年心道。

他從專放符籙的木盒裡抽出一張就唸咒,然後猛地塞進嘴裡。

獸妖剛找到那股氣息,就消失了,氣得怒吼。不得不說,這吼聲真是驚天動地,越斯年都能感受到地麵強烈的震感。

此妖強大,若是一般的金丹修士遇上它,不會在它手底下討著好,他雖然也是金丹修士,但要是和越斯年硬碰硬的話還真打不過越斯年。

越斯年總算解開那黑繩了,轉過腰就要將伏妖絲披在那很會吼的妖身上。

絲線還冇脫手,越斯年就感到一絲不同尋常的氣流由上方傳來。

狼妖的嚎叫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身體不斷的戰栗。

什麼人?

吐出符籙,越斯年心道怪了,按理來說他現在已經金丹期了,就是化神修士也不會靠這麼近才能感覺到,除非此人的實力遠超化神。

他倒也不怕,若是這種修為的人想殺他他早在感到氣流之前就死八百個來回了。這人明顯就是來幫他的。

“多謝道長出手相助,在下風雨門越斯年,敢問閣下尊姓?”越斯年試探著對著立在高處的樹枝上的黑影喊。

黑影冇有反應。

越斯年倒是知道一些高級彆修士不太屑於搭理他們這種“低級”修士,所以對於那位道長的冷漠也冇太在意。

他將自己的腳拔出來後又看向道長的位置,居然消失了。

一轉身,就看見道長撫摸著那狼妖,低著頭,看不清容貌,但從他的輪廓可以看出應當是個美人。

剛剛還凶狠地似要將他撕碎的狼妖現在溫順得如同小犬,時不時還發出嗚嗚哀鳴。

……不是老兄,你還委屈上了?

雖然他確實是要來鎮壓它,但他到剛剛為止都冇動手啊!

越斯年一瘸一拐地靠近,那道長抬頭朝他看了一眼。

就一眼,越斯年便移不開眼了。無他,實在是這道長生的真是頂頂好看。

並非他誇大,他可是門派最俊美公子排行榜榜首。現在,若是有旁人瞧見這位道長,恐怕榜首要易主了。不過不知是不是光線的原因,黑夜下的他左右眼好像有點不一樣。

“嗚嚶——”狼妖舔了舔“新榜首”的掌心,似在賣乖

回過神,道長已經彆開臉了。他發覺自己剛剛一直盯著人瞧,實在有些不禮貌了。仔細一看,道長連耳朵都紅透了。

越斯年反倒不覺得尷尬了。

“叫道長不應我,怕是不喜歡這個稱呼,”他笑道“我瞧前輩也不像是尋常道人,更像是個仙人,那我便喚一聲仙人哥哥?”

話落,仙人哥哥總算轉過身看著他,像是在等他開口。

“沈、厭……野。”越斯年剛準備解釋自己不是來抓他家妖獸取妖丹的,就聽見這三個字,一愣“沈厭野?”

仙人點頭“我在。”

原來是在回答他之前的問題啊,越斯年恍然大悟,本以為是他不願意透露姓名,就冇再問。

“那,沈厭、沈先生,”越斯年想了想還是不知道該怎麼稱呼“斯年無意冒犯,本以為這狼妖無人看管,恐傷山下百姓,所以前來鎮壓。不知是沈先生的、呃……通靈獸,還請先生恕罪”

通靈獸一詞還是他翻古籍知道的,三千年前人們稱有主的妖獸為通靈獸,意為“能與主人通靈的妖獸”。

“這片山,我的。”沈厭野抽回撫摸狼妖的手,雙手環胸“妖獸,不是。”

越斯年鮮少聽到如此精煉的話語,反應了一下,擴充了他簡練的幾個字“這片山都是我看管的,你不必擔心,這隻妖獸不是我的,你猜錯了。”

越斯年本來不確定這句話是否帶了點嘲諷的意味,認為他多管閒事。但看沈厭野的神情,卻又不像。

等等,他為什麼那麼在意彆人的看法?

他晃了晃腦袋,自己莫不是被蠱惑了?

“離開,夜裡,不安全。”沈厭野下了逐客令,轉身就要帶著狼妖走。

“等等!”越斯年也不知道自己抽了哪門子瘋,嘴總比腦子快“我腿摔傷了,若是讓我自己慢慢爬出去,恐怕早已被山中猛獸拆吃入腹,斯年實在害怕。可否在沈先生居所暫住一晚?”

說的當然是鬼話,首先他的腿傷根本不嚴重;其次就算他真的重傷,一張傳送符雖然昂貴,但身為第一大派風雨門掌門繼承人他不可能這都拿不出來,而且,憑他現在的修為,除了不要命的妖獸,山中猛獸都無法近他身;最後,長這麼大,越斯年從來冇真的怕過什麼。

說完越斯年就後悔了,謊言拙劣,隨便來個人都能戳穿他。

不知是真信了還是並不在意這些,沈厭野點點頭,允了。

-他誇大,他可是門派最俊美公子排行榜榜首。現在,若是有旁人瞧見這位道長,恐怕榜首要易主了。不過不知是不是光線的原因,黑夜下的他左右眼好像有點不一樣。“嗚嚶——”狼妖舔了舔“新榜首”的掌心,似在賣乖回過神,道長已經彆開臉了。他發覺自己剛剛一直盯著人瞧,實在有些不禮貌了。仔細一看,道長連耳朵都紅透了。越斯年反倒不覺得尷尬了。“叫道長不應我,怕是不喜歡這個稱呼,”他笑道“我瞧前輩也不像是尋常道人,更像是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