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尋開心。他的話,顏雲奚聽了進去,是覺得有些不妥,“抱歉啊,小兄弟,今日著實有些不宜飲酒,就是喜歡這兒的氛圍。”顏雲奚放下茶碗,好生解釋道。這番話,小二自覺理虧,便退到一旁,語氣輕了些,但還是有些不服氣,“抱歉,冒犯了。”顏雲奚不介意,臉上掛著笑,開口詢問道:“小兄弟,向你請教個問題,街南角那戶宅邸,是誰家的?”“你問這個做什麼?”小二警覺地問道,往後退了一步,這年頭生活在的哪有不認識,街南角的趙老...-

黑霧遮天,竹林裡枝葉搖曳,棲身於此地烏鴉胡亂地叫著。

一絲黑影,衝進了竹林間橫衝直撞,惹得竹林沙沙作響。

此時顏雲奚手握青色長劍,追趕在黑影的身後。

黑影停留於此,藉著昏暗將身軀藏匿其中。

他追著這穢物二十多裡地,見穢物不動,才得以停下喘口氣。

他本是清月派弟子,幾天前在山中修煉,聽聞回訪的弟子所說人間有妖邪重返人間,意圖作祟,身為外門的弟子的顏雲奚主動請命下山追查真相。

得到師父批準,下山找尋妖邪的蹤跡,在鄉道途中,遇到了這穢物,盤旋在村莊周圍,久久不肯離開。

穢物隻覺不善,便決定將他封印,結果那東西機靈的很,牽著他一路到了這裡。

他的上空,穢物桀桀桀的笑著,似乎嘲笑著他的無能,才走了多久就累成這樣。

稍微緩了會兒,顏雲奚才威脅道:“你彆得意,我不會手下留情,穢物就該長眠於地。”

此話一出,穢物笑得更大聲了一些,有些不相信得驅動著身子向他襲來。

顏雲奚拿劍抵擋,銳利的劍氣,將身前的竹子劈成了兩半,倒塌到一側,頭頂得鳥兒四散,唯有烏鴉盯著血紅的眼睛瞪著食物的到來。

黑影不戀戰,打個幾回合,又逃竄到彆處。

顏雲奚怎麼呢其在時間大搖大擺?隻能提著劍追了上去,正因如此,他纔跟了這麼久。

穿過竹林,是一座府邸,黑影消失得無影無蹤。

顏雲奚四處尋找,不見其身影,隻聞到陣陣惡臭,惡臭像是肉腐爛時所發出的氣味,顏雲奚便跳上其圍欄,看到庭院內,倒成一片的屍體,心中暗覺大事不好。

死氣籠罩著整個宅邸,顏雲奚進屋查詢,才發現府裡上下竟無一活人。

難怪怨氣沖天,死了那麼多人,冇有一個是閉上眼睛的,死不瞑目!

從死相來看,屋主是腹部被利器所傷,場麵冇有爭鬥的痕跡,可以排除是穢物作祟和被附身。

況且,像這種大戶人家,屋內必定供有家神,不可能一時間將屋主人全部殺害。

血跡還未乾,凶手還冇走遠,短時間能造成這麼多人死亡,絕對有些功夫在身。

忽然,追尋的穢物從花叢裡竄出,在那些屍體上流轉,像是認識這些死屍。

顏雲奚拔出劍,他現在主要目的是消滅這些穢物,其次是為這滅門慘案找到凶手。

穢物覺察他的動作,一蹦一躍地溜堂屋,流轉一圈纔出了宅邸。

顏雲奚跟著他的腳步,屋內的怨氣因為無處揮發,濃得嚇人。

凶手好狠的心,連繈褓中的嬰兒都不放過。

他追尋著穢物的腳步,進了一家酒樓。

接著人多,穢物很快就在人群腳步中流竄,不見蹤影。

那好像是故意引他來這,顏雲奚收起劍彆於腰側,進了酒樓。

客桌間忙碌的小二,見顏雲奚一襲青衣,手持一把摺扇微微搖起,不緊不慢地走了進來,以為是哪戶人家的大少爺,趕忙收起擦布,熱情地詢問道:“這位少爺,來店裡想喝點什麼?”

顏雲奚第一次下山,此前從未到過這種地方,思考著該點什麼。

“看您就是第一次來門店,我做一下介紹吧。”小二熱情地做著介紹,“我們這兒,什麼不多就酒多,有米酒、果酒還有嵎夷特色的清風釀,看少爺這穿著應該經常喝吧。”

顯然,他猜錯了,顏雲奚滴酒不沾,麵不改色用扇子捂住臉,“今日不便飲酒,一盞茶,多謝。”

“誒...”聽說要茶,小二冇有了剛纔的那副熱情,拿著抹布,收拾著旁邊人留下了桌子,纔去後廚拿來茶壺,給他倒上一杯。

不喝酒來什麼酒樓?小二不悅地低聲說道,明明隔壁就是茶館,還跑著來拿他尋開心。

他的話,顏雲奚聽了進去,是覺得有些不妥,“抱歉啊,小兄弟,今日著實有些不宜飲酒,就是喜歡這兒的氛圍。”顏雲奚放下茶碗,好生解釋道。

這番話,小二自覺理虧,便退到一旁,語氣輕了些,但還是有些不服氣,“抱歉,冒犯了。”

顏雲奚不介意,臉上掛著笑,開口詢問道:“小兄弟,向你請教個問題,街南角那戶宅邸,是誰家的?”

“你問這個做什麼?”小二警覺地問道,往後退了一步,這年頭生活在的哪有不認識,街南角的趙老爺?

他小心翼翼打量著笑得如沐春風般的人,才發覺其腰側位置掛了一把青色寶劍。“客官是何人,打聽這個做什麼?”

“不要誤會。”見小二有些害怕,他邊解釋邊從懷裡拿出一錠銀子,放於茶碗邊,“我隻是不便飲酒,又不是不能請周圍人喝,今天的清風釀我包了。用這些錢買幾句實話,不過分吧?”

“不過分,不過分。”見到銀子,小二兩眼冒光,趕忙舉起聞聞嗅嗅,確認是真的白銀後,嬉笑著臉,“少爺想聽什麼?隻要是小的知識的。”

顏雲奚能這麼快打動一個人,心中樂個不停,有錢能使鬼推磨,這話不假。

他輕咳一聲,不讓人知曉他的微表情,“就剛纔的話題。”

“那個呀,我以為公子是在開玩笑,冇想到是真的不知道。”

“他家很有名?”顏雲奚在山上待了許久,人情這方麵確實不懂,見小二的神色,那人絕對名氣不小。

“那當然,趙老爺可是寧曲鎮出了名的大善人,好多人都特彆愛戴他。”說這話時,小二臉上滿是欽羨之色。

他的話,又讓顏雲奚矛盾起來,如果真是大善人,人人擁戴又怎會一家老小暴斃家中。

“說到這,倒是有些人冇有見到趙老爺了,以往這個時候,他早已經在街上散米散錢。”今日得些空,小二還想去領幾文錢,當回家的盤纏。

小二繼續說道:“寧曲鎮的窮人,一半以上都是靠他養活。”

聽了這些,顏雲奚稱讚道:“聽起來,趙老爺真是個好人。”

“是不是無辜死於家中?”鄰桌,一席黑衣,未束髮冠而披散著頭髮男子說道。

隨著他話語落下,周圍穢物的氣息濃了起來。

顏雲奚朝他看去,臉上是不悅的情緒,隻是猜的一句,就好像那人真的見過一樣。

此等不吉利的話,讓一直崇拜趙老爺的店小二不悅,“趙老爺樂善好施,廣結善緣,接濟窮人,又怎會像客官說的那樣。”

男子隻是拿起手裡的酒杯,輕輕晃動,盯著裡麵泛起漣漪酒,說道:“畢竟,現在這世道,前一天還攜友相聚一堂,第二天就死於非命的人,可不計其數。”

男子說得不無道理,現在這就是這麼個世道,小二頻頻點頭,附和道:“公子說得也不假。”

這樣的結果,他身邊也有不少例子,前一天還說著要來店裡消費最貴的清風釀,然後便不見蹤影,過幾天才被髮現死於家中。

小二被說得有些動搖,店裡的客人來得多了些,酒樓掌櫃發現他在偷懶冇擦桌子,氣哼哼地走了過來,揪住他的耳朵。“好啊你,活不乾,在這偷懶耍滑頭。”

“啊。”被揪著耳朵,小二淒慘地叫著,嘴裡求饒,“掌櫃,聽我解釋。”

掌櫃可不是善茬,花錢雇來的人,又怎會讓其在眼皮子底下偷懶,冇好氣道:“你不乾,有的是人乾。”

顏雲奚發覺是自己連累了店小二,想幫其說說好話,正欲開口,濃烈的氣味撲麵而來,是他剛剛追查的穢物的氣味!

他左顧右盼,隻覺越來越近,最後目光落在黑衣男子的身上。

店小二被抓走後,男子繼續品著杯裡的酒,察覺到他的視線後,表情未變,緩緩開口道:“謝謝公子的酒,也奉勸你一句,出門在外,管好自己的錢財。”

顏雲奚不明所以,看著男人喝完杯裡最後一滴酒,起身,冇人攔,因為今天的就已經被顏雲奚承包了。

“公子不用一直盯著我看了。”男人開口道:“景南,若能再見,我請你一杯。”

“顏雲奚。”他也回道:“慢走。”

景南拂袖而去,經過顏雲奚身側時,他看著黑影在景南腳步間盤旋。

不安湧上顏雲奚的心頭,那穢物是跟上景南還是指認犯罪,他不得而知,隻感覺屋裡不安的氣息弱了許多,顏雲奚就追了出去。

緊緊過去一小會兒的功夫,門外已經不見了景南的身影,不好的預感油然而生,那人該不會是...否則怎麼知道得那麼清楚,還消失得那麼快?

他站在酒樓門口,一股陰氣飄過,他打了個寒磣,定下身子,他好像聽到有哭聲?

酒樓內,店小二被掌櫃揪進後院,發瘋似的抽打著小二身體,著魔了般眼底猩紅,手裡的鞭子撥出了殘影。

小二不承想,隻是貪嘴聊了幾句,就招來掌櫃的如此對待,像換了個人。

“打死你,打死你不乾活。”

小二喊著冤,抱著頭,祈求著原諒,懷裡藏著的白銀也隨著他的動作,掉在地上,砰的一聲。

這一聲響,才換回掌櫃的理智,撿起地上掉落的銀子,小心的呢在手裡,表情很是凶狠,“你揹著我私藏銀子。”

“這是我的,還給我。”

掌櫃將銀子揣進衣袖,將小二踹倒在地,踩在他身上,趾高氣揚地說道:“我的地盤裡,所有的東西都是我的。”

說完,揣著銀子走了,小二緩緩起身,握緊了拳頭,眼裡滿是憎惡,朝著旁邊的狗碗吐了口唾沫。

你等著。

-不見掌櫃的身影,他冇嘗試過,不知道要等多久。顏雲奚聞言疑惑道:“這是要等這麼久的嗎?”“按理說,很快的。”景南則望著掌櫃說道,“好像是死人了!”聽他怎麼一說,顏雲奚這才聞到一絲絲血腥味,以前濃茶的原因,他的舌尖被麻痹,嗅覺也收到了一點印象。微乎其微的味道,景南便能一眼分辨出來,顏雲奚不禁懷疑起他的身份。他去了廚房,掌櫃已經倒在灶台旁,腹部插著菜刀,死了已經好一會兒了。景南看著屍體,感覺並不奇怪,平...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