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我有一個秘密

26

刀於胸,這個強大的敵人點燃了他戰鬥的激情,饑渴難耐的寒刀早就迫不及待地想飲用敵人的鮮血。柳明宗搖了搖頭,開口道「他冇你想的那麼簡單,這傢夥的防禦、攻擊和速度都遠超你我,想要取勝,單靠蠻力是無法辦到的。」「那我們該怎麼辦?總不能坐以待斃吧?」柳明朔看著右金衛慢慢走來,迫切地問道。「他的盾牌雖然堅固,但是在我的日照天穹打擊下,它也頂不了多久,這一次有你來助陣,就讓我耗儘這傢夥的靈氣,然後你再終結掉他!...-

如果秦天此刻可以拋開一切和她浪跡天涯,什麼功名利祿榮華富貴她隨時都能捨棄。寫到這裡我希望讀者記一下我們域名

隻要一句話,就能令她死心塌地,這些話也是需要很大的勇氣才說出了口,她怕再猶豫不出聲就會失去這個男人。

含情脈脈的眼神對視著那漆黑的眸子,兩對目光似在默默交流著,不知為何,少年一刻都不捨得離開那迷人的眼睛,氣氛瞬間變得十分曖昧……

可就在這個時候,又是一聲遠處的轟響打破了這燃情的瞬間。

兩人雙雙側目往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秦天凝目觀望,而後說道「這裡的事情還未結束。」

轉而看向紅娘,說道「你先回去吧,不要再待在這裡,辛夜國隨時有可能大舉出動攻打彤城,我不想看到你出事!」

說完,秦天轉身邁著大步離開,現在不是兒女情長的時候,他還有事情冇能去清算,或許到了那一天,也是他安家立命之時了。

「可是……」紅娘快步跑了幾下,聲音中滿是急切和渴望。

秦天停住了腳步,微微側過臉,緩緩說道「紅娘,回去吧,我相信緣分,有些事情就讓老天去抉擇吧。」

留下這句話,秦天逐漸消失在視線內,紅娘不大明白他話裡的意思,可是甜甜的味道在心裡散開,她知道機會是留給有準備的人,緣分也是會留給有心之人。

……

柳明宗和柳明朔配合的想當默契,右金衛被狠狠摔在了地麵凸起的尖錐之上,砸落聲像炮彈一樣炸響,激起了滿天灰塵,金色的光芒在裡麵依舊那般明亮。

神識鎖定這個金色的身影,察覺到他正在緩緩移動,朝著兩人所在的位置走了過來。

煙霧中,那道金色的身影走了出來,隻看見他身前的金色氣盾被戳開了十幾個窟窿,但是冇發現他身上有任何的傷口。

視線定格在右金衛手臂上的金色盾牌上麵,那裡有著十幾處土錐刺碰的痕跡。

「他這防禦盾牌武技不一般,連我的日照蒼穹都冇能攻破,如果不想辦法擊碎這個盾牌,我們很難傷到他的**。」柳明宗沉聲說道

「一道盾牌也隻能擋住一個方向,不如我們前後夾擊,我就不信他不露出破綻!」柳明朔橫刀於胸,這個強大的敵人點燃了他戰鬥的激情,饑渴難耐的寒刀早就迫不及待地想飲用敵人的鮮血。

柳明宗搖了搖頭,開口道「他冇你想的那麼簡單,這傢夥的防禦、攻擊和速度都遠超你我,想要取勝,單靠蠻力是無法辦到的。」

「那我們該怎麼辦?總不能坐以待斃吧?」柳明朔看著右金衛慢慢走來,迫切地問道。

「他的盾牌雖然堅固,但是在我的日照天穹打擊下,它也頂不了多久,這一次有你來助陣,就讓我耗儘這傢夥的靈氣,然後你再終結掉他!」

柳明宗吃了空靈丹以後體內靈氣恢復了一大半,足可以再使用一次『日照天穹』。

有了之前的經驗,他已經對那金色盾牌有了些瞭解,隻要正麵命中,這道盾牌就會慢慢抵消,到了那個時候,以柳明朔的實力,完全有可能將此人留在此地。

雖然右金衛有著不死之身,可是體內靈氣也有耗竭的那一刻,隻要兩兩相抵消,那麼最後得利的還是以逸待勞的柳明朔!

「我聽大哥的,就按你說的辦!」

「千萬不要大意,我運用日照天穹需要不少的時間,在這個時間裡,隻允許你阻敵而不能力敵。」

柳明宗神色嚴肅,右金衛的氣力雖然縮減了許多,可是武靈一轉修煉者對上他還是非常危險的,那句話說得好,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兩人足足相差了四轉,這個差距不可謂不大,稍有不慎那就是身死魂滅!

計劃已定,熟悉的手勢再次立在胸前,自從將日照天穹修煉成功以來,他還冇試過一天使用上三次,而且還是對付同一個人。

這次要是再拿他不下,恐怕也隻能做最壞的打算了。

右金衛看到柳明宗再次使用日照天穹,立馬停下了腳步,看來他對這個武技還是有所忌憚的。

雖說不能對他造成太大的傷害,可是抵禦所需要消耗的靈氣是龐大的,全盛時期或許他還無所畏懼,此刻體內的靈氣並不多,不允許他再一次去硬接。

停頓了下來,雙方僵持了一小會,柳明宗三角手勢上再次凝聚著木屬性靈氣,綠色的光芒剛剛匯聚成一個點,而後慢慢擴展。

柳明朔身形一閃,擋在了柳明宗身前兩米處,手中寒刀斜指地麵,大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味道。

右金衛不屑地冷笑了一聲,將彎刀收回腰間,身前那十幾道氣盾上的窟窿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修復,而手臂上的盾牌則是散發出更加刺眼的光芒。

就在這時,一個圓形薄薄的金輪在右金衛手中逐漸成型,飛轉的速度甩出點點金色螢光,那美麗的螢光還未掉落在地上就在空氣中消散,煙花的綻放亦不過如此!

「你們這些螻蟻實在太過煩人,死,對你們來說是最好的歸宿,這個世上不應該有你們這樣的弱者存在!」

右金衛呆滯的眼神冷冷看著柳明朔,呆板的聲音聽的人很是鬨心,磨蹭了一晚上,他的耐心已經蕩然無存,若是主人給的命令是擊殺而不是活抓,他可能早就完成了任務,何須這般費勁。

「好大的口氣,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武王級別的強者呢,居然敢在這裡大放厥詞,可笑之極!」聽完右金衛的話,柳明朔仰天嘲笑著說道。

即使再大的場麵,柳明朔也不是冇有見過,但是像右金衛語氣如此猖狂的,他還是頭一回遇見。

武靈五轉強者的確不多,即便是大寧境內,有這樣實力的修煉者兩個巴掌都數的過來。

可是像武靈這種強者的存在,在更強的修煉者麵前何嘗不是一隻螻蟻,五十步笑百步,要知道,山外山樓外樓,人外人天外天,一山更有一山高,一海更有一海深!

-可見的速度在修復,而手臂上的盾牌則是散發出更加刺眼的光芒。就在這時,一個圓形薄薄的金輪在右金衛手中逐漸成型,飛轉的速度甩出點點金色螢光,那美麗的螢光還未掉落在地上就在空氣中消散,煙花的綻放亦不過如此!「你們這些螻蟻實在太過煩人,死,對你們來說是最好的歸宿,這個世上不應該有你們這樣的弱者存在!」右金衛呆滯的眼神冷冷看著柳明朔,呆板的聲音聽的人很是鬨心,磨蹭了一晚上,他的耐心已經蕩然無存,若是主人給的...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