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章

26

,她已將衣食住行備好一應俱全,隻是如今還未一家團圓共享天倫,範閒那邊便出了事。範建腳步一頓,範閒的喪事要辦,自然是要通知範婧。隻是——“下人我也訓過了,訊息未定怎就準備白事!”“白事照辦,悲痛做足!”範建道。“老爺是說死訊有蹊蹺?”柳姨娘麵上的淚停了一停,見範建點頭,又道,“那琅琊山那邊的——”“也罷,那邊訊息自是比我們靈通。”*範閒同琅琊閣的人抄近道回了京都,最終他還是決定暫時將那樣一個秘密深藏...-

*

使團在北齊已留駐多日,眾人皆知南慶的小範大人使得一手好謀略。沈重已死,局勢瞭然,但範閒卻被言冰雲一劍刺死。

如今訊息應當已經傳入京都,自當朝堂震動。

同言冰雲分彆的範閒二人換了便服正在鋪滿稻草的板車上,他從胸前掏出紙條。

馬場。這是他胞妹現今的地址。

當年澹州一彆,範婧隻道是暫居琅琊,前些日子又傳信給他說和琅琊的師兄弟遊曆到北齊。

如若說這世間有同神廟一般神秘的地方,大約就是琅琊閣了。

世上凡是聽過琅琊閣之名的人,都知道它位於琅琊山頂,應當是一處美輪美奐的風雅莊園,亭台樓閣,園外一條寬闊的石板主路,蜿蜒而下,直通山腳的官道。

天南海北、水陸兩行的人都可以很輕易地到達這裡,可隨意地入它的門庭。這裡更像是一個度假山莊。

即便如此,迄今為止也尚無一人能夠弄清楚它到底是怎樣的一個組織,它究竟是如何運作的。這便是他的神秘之處。

人們隻知道,無論你想知道什麼,隻要帶著足夠的銀子進到琅琊閣內,就能得到滿意的答案,從前朝起,從冇有一次倒過招牌。

琅琊獨立於各國之外,卻又融在各國之中。

*

從澹州到琅琊走水路,也要個十天,範婧小時便是由琅琊外出遊曆的修士帶去的,至今也有四五年了。範建對此並未說過什麼,範老太太的態度倒是要比對費介好上不少。範婧離家時,範閒並不曾像若若回京時哭了一通,隻是說:“你到了那兒好好學習,要拿出我和老師還有五竹叔學習的態度來!”

範婧不曾修習真氣,對跟著費介他們去亂葬崗更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可以說有部分紮實的理論基礎,但缺乏臨床經驗。琅琊修醫理,更有些精通機關的能人異士,因材施教,範婧更合適。

“我那是偏科,”範婧反擊,“你練你那什麼真氣的時候悠著點,你也要顧慮一下我的身體!”

雖說範婧並無修習霸道真氣的天分,但隻要範閒被真氣反噬或內息不穩,範婧也會不適。以至於從小範閒受了點傷都是範婧第一時間跑去告狀。可能這便是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同胞兄妹的感應。

頭次出現這般情況大約是在六歲,真氣霸道難以控製,範婧也受到波及。長久以來兩人才意識到,是真氣作祟。可又無法解釋清楚緣由,帶他練武的五竹叔也不知道。

大概是……量子力學?範婧道。

遇事不決,量子力學;機製難尋,腸道菌群。

範閒大驚,抱著範婧大哭:親人呐!!

不但是親人,還是老鄉。

有一就有二。現在發生什麼離奇的事他們都能接受了。

思及此,範閒想到自進京以來,除了範若若很少有人提起範婧。而自己的真氣仍是一團糟,也不知範婧有冇有受到什麼影響。更不知道,當範婧知道那個驚天秘密時,會不會像自己一樣。

或許對陛下而言,他追尋半生想要從肖恩口中得知的秘密是神廟,可對他來說,他們兄妹的身世真相要遠勝於那座不知在何處、無人能及的廟。

*

萬馬奔騰在祁連山冷龍嶺北麓,漢陽大草灘地勢開闊平坦,水草肥美豐茂,氣候涼爽適宜,是天然草場,更是馬匹繁衍、生長的理想之地。百年前這裡就設牧師苑曆代皇家馬場,到如今由於戰亂和政權更迭,馬場的皇室烙印不再。

如今這裡實行茶馬製,設置馬市,由京師支銀四萬兩,絹、帛七萬五千匹充馬價,每年買河西健馬數萬匹。

小廝引著範閒來到帳篷下稍候。

駿馬奔跑,四蹄翻飛,將所有景拋在後頭。翻身下馬的正是範婧。

“範閒!”範婧揚起了大大的笑容,潔白的牙齒更顯她的皮膚黑壯。由於強紫外線,她的雙頰泛紅,還有些起皮。

“你怎麼變這樣了?!”範閒起身走到陽光底下迎了迎久違的妹妹。

“哪樣?”範婧繞過範閒走向矮桌,拎起茶壺倒了杯奶茶給自己。

“你這可都高原紅啦!”

範婧白了他一眼,“你找我什麼事啊?”

“我死了。”

範婧一哽,“什麼?!我怎麼不知道?”

“現在你知道了。”範閒接過範婧的奶茶,嚐了一口,“怎麼是鹹的?”

“那你現在怎麼辦?你要和我一同歸隱啦?”範婧大驚。

“倒也不是。此事說來話長但我長話短說,”範閒正色道。

“我要回京。”

*

京都範府

範閒的死訊滿朝皆知,柳姨娘更是在家中急得團團轉。眼看範建回府便追上去,“老爺聽說範閒的訊息了?”

範建神色莫辨,與陳萍萍相談後更是驚怒交加,“聽說了。”

“切莫慌亂,遠隔千裡也許是誤傳,我已吩咐下去,傳信琅琊……”柳姨娘雖未曾見過範婧,但每年澹州都會送來兩個孩子的畫像。從前她對範閒或許有些猜忌,但她對範婧的心思倒是極好。本想著若是範婧不日回京,她已將衣食住行備好一應俱全,隻是如今還未一家團圓共享天倫,範閒那邊便出了事。

範建腳步一頓,範閒的喪事要辦,自然是要通知範婧。隻是——

“下人我也訓過了,訊息未定怎就準備白事!”

“白事照辦,悲痛做足!”範建道。

“老爺是說死訊有蹊蹺?”柳姨娘麵上的淚停了一停,見範建點頭,又道,“那琅琊山那邊的——”

“也罷,那邊訊息自是比我們靈通。”

*

範閒同琅琊閣的人抄近道回了京都,最終他還是決定暫時將那樣一個秘密深藏心底。範婧則留在北齊,給出的理由是:範閒又不是真死,她回去做什麼。

範婧又過上了幾天悠閒日子,直到海棠朵朵造訪。馬場新開不久,卻有世上難尋的良駒,再加上專人專辦,名聲自然是有口皆碑。

“見過聖女。”範婧嘴上行著禮,卻冇有半點起身的動作。

“彆聖不聖的了,你還把我當朋友嗎?”

“那是自然!”範婧從塌上翻起來,給海棠朵朵斟茶,“嚐嚐我改良的甜奶茶~你做你的真霸王,我做我的真茶姬!”

“彆打岔!”海棠朵朵接過奶茶,“你整日裡神出鬼冇的,你回來第一時間都冇有找我。”

“嗯,這不有情可原嘛。你瞅我臉都這樣了,你不幫我用你滋養皮膚的方子看看?”

“看什麼看,你回你的江南水鄉自然就好了。”海棠朵朵坐在了範婧方纔的位置,暗道一句舒坦。

“水鄉自是好的,隻不過現在不回。”範婧坐到海棠對麵,“南慶使團返程了?”

“今日剛走,隨行的還有大公主。”海棠喝完一杯奶茶咂了咂嘴,伸手又要倒第二杯。

“戰翩翩?”範婧疑惑。

呈上糕點的侍從道,“和親。”

海棠朵朵不置可否,隻歎琅琊的訊息神速,“你們的耳目究竟都在什麼地方?”

這侍從是範婧的隨侍,卻也是琅琊閣的人。

“彆問我,我可不知道。”眼看著海棠朵朵要喝第三杯,範婧趕忙攔住,“我這是萃取出的茶,小心你今晚睡不著覺。”

“萃什麼,你們南方人就是說話神叨叨的,”海棠朵朵放下茶杯,“不如你將方子給我,我呈給陛下,說不定未來能發揚光大,你也可到上京開間茶鋪,這樣我也不用跑這樣遠。”

“那我可來不及,這兩日我便要啟程了,我們或許還能同行一段。”

“你又要去哪?你這次可得告訴我,不然我都冇處尋人。”

“北牢關。”

北牢關是北齊極北的一座城關,而她的目的地還要再北。

那便是神廟。

世人心心念念地神廟。

-歎琅琊的訊息神速,“你們的耳目究竟都在什麼地方?”這侍從是範婧的隨侍,卻也是琅琊閣的人。“彆問我,我可不知道。”眼看著海棠朵朵要喝第三杯,範婧趕忙攔住,“我這是萃取出的茶,小心你今晚睡不著覺。”“萃什麼,你們南方人就是說話神叨叨的,”海棠朵朵放下茶杯,“不如你將方子給我,我呈給陛下,說不定未來能發揚光大,你也可到上京開間茶鋪,這樣我也不用跑這樣遠。”“那我可來不及,這兩日我便要啟程了,我們或許還能...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